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四六零章 兵行险着

作者:跃千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收缴天下各方势力的飞禽坐骑只是个开始,目的是为了斩断各方的快速反应能力。相关方的反应速度骤降,而缥缈阁四处出击的反应速度却占了优势。占据了反应速度上的绝对优势,就为后面的清剿及一系列事情的处理占据了上风。”

    “接下来,六圣会将网给一步步收紧。核查完了缥缈阁内部,确认无量果并非内部人消化了,然后就是各大派,甄别完了各大派的人员,最后便是全天下的修士。”

    “六圣现在的举动,就是为了把天下修士全面纳入掌控,已经在为后面甄别全天下的修士做准备。”

    “一步步刷下来,有鬼的必然要现形逃跑,这一跑,就很容易牵出整条线来。”

    “一步步刷下来,也必然会现出端倪,总不至于圣境内部无人盗取,缥缈阁无人盗取,人间修士也都无关吧?”

    “这样彻查下来,无量果最终落入了什么人的手里,哪怕没有明确的目标,也能确定大致的方向。那些享用了无量果的人,只要是在排查范围内,现在就算想假死脱身也来不及了。现在不管谁死,缥缈阁都会快速反应扑去核查,假死的过去吗?”

    “还有,六圣这样干,也是想尽可能斩断我和圣罗刹的助力,你调来的那几个人手基本上都被逼得撤了回去就是最好的证明。六圣很清楚,我和圣罗刹脱身的背后一定有势力相助,天下修士的动向几乎都在掌控中,只要掐得我们背后的势力难以动弹,我和圣罗刹独来独往的便产生不了多大的威胁。”

    洞**,吕无双来回踱步着将目前的情况分析着娓娓道来。

    一旁的牛有道沉默着,的确,为了应对元色调来的几个人手,被六圣这样一搞,都不得不仓促撤回了,现在只剩个诸葛迟在候命。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无量果树提前开花搞的他现在很被动,疲于应付,早知会弄成这样他真不会这样派发无量果。

    吕无双停步看来,“六圣亲自督战,并潜隐,给缥缈阁内部的执行人员造成了巨大的威慑力。不知道六圣在哪盯着,执行人员谁都不敢马虎!根据你的说法,基本上可以断定,乌常现在人就在齐国的陷阴山。而元色则明摆着就在我们的眼前。至于其他人,目前所在的位置不明。”

    “六圣之所以潜隐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让人不知道他们在哪,对服用了无量果突破到了元婴期的人来说也是个震慑,不敢轻举妄动,你现在敢派人突袭天都峰缥缈阁总坛吗?你敢保证六圣中没人藏身在天都峰?他们六个分开坐镇,还有一层用意,一旦缥缈阁的行动惊出了潜在的元婴修士,立刻能就近扑去,包括缠住我和圣罗刹。”

    牛有道叹道:“现在这些个都是次要问题,元色赖在这不走反倒成了大问题,我跟云姬迟迟不返回茅庐别院,负责给我们谎报行踪的宫临策没办法圆场,这个时候失踪或假死,合适吗?现在若回去,一到别院,我这张假面想不摘都不行,元色身边的护卫不可能对一个不露真面目的人不管不问。”

    走到洞壁前的吕无双抬手抠着墙上的石子,“其实大可不必弄得这么为难,一旦事发,让紫金洞的人躲起来便是,你不是已经做了这方面的准备吗?”

    牛有道:“那方面的准备,更大的作用是稳定人心,让那几位知道自己还有退路,不然要乱成一团,我哪还能稳当当呆在这里。那是不得已的下下策,一旦跑了,对南州这边将会是一场浩劫。”

    吕无双:“有些话说出来你也许不爱听,顾惜着南州商朝宗这一帮子人有意义吗?一群凡夫俗子,他们给不了你什么,再耗下去也只是耗你心血的累赘。”

    侧对着她的牛有道慢慢负手,“你的意思是放弃他们?你知道的,这不是一点点人,会死很多人的。”

    吕无双抠挖不停,抠下一个又一个的落地石子,落地声中略笑,“悲天悯人?这些人战场上打打杀杀的,哪一场大战死的人不比这些多,你顾得过来吗?待到云开月明,等你有了称霸天下的资格,要扶持多少个商朝宗都行。到不了那一步,以你酿下的后果也保不了他。孰轻孰重,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抉择。”

    牛有道:“我所做的一切并非是为了什么称霸天下,只是想破除强加于身的枷锁,也不会制作一副枷锁强加于别人。”

    “你不想,别人想,你不想还不许别人去想…一厢情愿罢了。”吕无双摇头,翻看着手中抠下的一枚圆石,“你和袁罡只是看起来不一样,其实骨子里是同一类人。”

    牛有道不想再扯这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问题一个一个来想办法解决,眼前先解决元色赖在这里的问题,此事迫在眉睫!”

    吕无双:“他不走,以你目前的情况又能怎样?”

    牛有道:“之前银姬约六圣见面,六圣因圣罗刹的事爽约了,如果我现在再让银姬约一次元色,凭你对元色的了解,元色会赴约离去吗?”

    吕无双:“不一定。这个我也不好判断,毕竟元色也不能确定银姬是否真的活着,就算确认了活着,元色也肯定会考虑这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从之前六圣能爽约却第一时间跑出来对付圣罗刹就可见一斑。如果是乌常的话,可能性也许较大一些。但这不失为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牛有道在室内踱步来回,似在犹豫什么,最终停步道:“牵涉到太多人的生死,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兵行险着了,处理得当的话,也许能撬动整个局面,让许多麻烦迎刃而解!”

    吕无双不解,“兵行险着?”

    牛有道没有解释原因,“让你的人在圣境内放出风声,就说无量果是督无虚盗取的,我会安排督无虚的徒孙在圣境露面被人给发现。”

    吕无双:“你这样做没什么用的,就算发现了敖丰,只要其他人奈何不了督无虚,一切都是虚妄,改变不了眼前的局面。当然,能干扰总比没有干扰的好,希望能产生意外的效果吧。”

    牛有道:“我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般被动不是个办法,得想办法反击了。”

    于是事情便这样布置了下去……

    数日后,银姬传来的消息并同莎如来的消息一起转来了,原因很简单,都担心上了罗芳菲的安全。

    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的妻子,想不担心都难。莎如来虽针对罗秋,却不想殃及罗芳菲。

    之前让银姬约见五圣和如今的计划截然不同,牛有道竟然要银姬让元色知道自己狐族族长的身份,这无异于直接将罗芳菲置于险地。

    牛有道回信,陈述了目前的处境,表示不得不为,并再三肯定元色不会伤害罗芳菲,表示已在元色身边安插了内应,会想办法救出罗芳菲。更何况,元色会不会返回圣境还不一定……

    大罗圣地,锦榻上相拥而眠的男女醒来,罗芳菲一脸甜蜜,发现丈夫突然对她无比的好,很享受这种感觉。

    起来洗漱后,佩戴整齐的莎如来就此离去,要去巡视,此去恐要离开几天。

    驾驭飞禽坐骑腾空而去后,莎如来不时回头凝望,见露台上的女人还在目送挥手,不由回头,缓缓闭上了双目……

    日初升,荒泽死地表面笼罩着一层氤氲水气。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一座山林之巅,来者正是体型肥硕的元色,冷目环顾四周,明显一脸的警惕,在等待。

    当朝阳光芒普照整个沼泽地时,一片沼泥翻涌,银裳沐浴着阳光熠熠生辉的银姬浮出了沼泽地面,飘落在了一片草地上。衣袂迎风飘飘,她看向了山顶上的人。

    山顶上的元色亦看向了沼泽中的她,忽一个闪身,落在了银姬的对面。

    银姬微微点头,声音婉转好听,“元色,多年不见了。”

    元色一脸惊讶,反复上下打量对方,最终啧啧摇头,“银姬,还真是你,你居然真还活着。哈哈,风采不减当年呐!”

    银姬:“比不得你的风光。”

    元色摆了摆手,同时再次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无异常后,好奇道:“银姬,当年你突然失踪,罗秋宣布你的死讯,究竟是怎么回事?”

    银姬略默,忽撮唇“呜……”发出一阵长啸。

    元色骤然警觉四周,只见沼泽中钻出一只只妖狐,成群的妖狐开始在草地周围现身,不由沉声道:“怎么回事?”

    停止了啸声的银姬叹道:“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狐族的族长,被罗秋发现了,罗秋对我采取了灭口手段。当时遭受了重创,一直修养至今才恢复。”

    “你是狐族族长?”元色吃惊不小,有点难以置信,再次环顾四周沼泽地里蹦蹦跳跳的妖狐。

    银姬大袖一挥,如同发出了号令,一群妖狐又迅速遁入了沼泽底下,转眼消失了。

    PS:这章算昨天的。新的一月开始了,打个滚,求保底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