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父亲的电话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接到那个电话,我们一家也许会象很多人家一样,就这样简单而快乐的一直生活下去。

    那是一个初春的黄昏,微雨过后,太阳如同一团化开了的蛋黄,正软乎乎的糊在的远处几座楼房之间逼仄的缝隙中,西方的天际稀稀拉拉的飘着几片南瓜瓤子色的晚霞,天空明净高远,一群鸽子在城市的上空洒着欢的飞来飞去,我正送走了最后一个买桔子的客人,站在店门口,深吸一口弥散在空气中的那一股清新的木叶香味,心情十分愉悦,一旁的冰冰早已经把烧好了的饭菜摆在店门口的小桌子上,并给我拿了瓶酒。女儿曼玉端着小碗,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在那里狼吞虎咽了。我象平常一样,和冰冰唠了几句嗑,便展开筷子、端起酒杯,准备开吃。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在这个城市,我平时忙于生意,剩下的时间也都是和冰冰缠绵在我们的二人世界里,对外,我几乎没有什么社交,因此,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人打电话给我,更不用说是在晚餐时间了。

    我不经意的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不由一怔,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连串的方格,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正在考虑接还是不接?一旁的冰冰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就笑着开口道:“老公,怎么不接呢?是不是有哪个相好打来的?看我在旁边不方便接?”我知道她又在和我开玩笑,调我神经,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是啊!还是个美女呢!”说完,我顺手按了接听键。现在回头想想,我真的肠子都悔青了,我恨我自己,恨我的手怎么就这么贱呢?

    电话接通了,但是电话那边却没有任何人说话的声音,我喂了几次,也没有人回应,只听到听筒里传来一阵阵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呼啸而来的风声。我喂了半天,见没人接话,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就准备把电话挂了,就在要按下挂断键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沙哑、听起来又十分熟悉的声音:“小龙,是你吗!”听到这个声音,我如同遭了雷击一般,呆住了,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因为我是听着它长大的,这是—父亲的声音,千真万确!但是,父亲。。。。。父亲他不是已经去世了吗?去年秋天的时候,是我亲手把他葬在村里的坟山上的,但是,现在?怎么可能?我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想我当时的脸色一定难看到了极点,冰冰在一边满脸惊诧的看着我,她被我的反应吓着了。

    电话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小龙…..?是你吗…?我是爸爸啊……!”

    我头上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嘴上却不由自主的开口道:“啊!爸爸啊……你!?”

    “是啊!小龙!你千万要小心啊!不要再回村里了!千万不要再回去!他们……他们都是……”

    父亲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片刻后,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怪啸声,声音尖利,刺的我耳膜要破了一般,我下意识的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下一刻,等我打开免提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

    我看着那一片漆黑的手机屏幕,木然的僵在那里,冷汗如浆一般涌出,瞬间就将我的衬衣都浸透了。。。一旁,冰冰看到我这个样子,也紧张起来,赶紧放下筷子走到我身边,一边用手扶着我,一边紧张兮兮的问我怎么了?

    我没有告诉她真相,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对她说了,她也不会相信,甚至还会说我骗她。我只是支吾着说:“没什么,刚刚头突然晕了一下。”

    冰冰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狐疑的神色。

    接了这个电话之后,我再也没有心情喝酒了,胡乱扒了几口饭之后,便对冰冰说头晕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

    躺在卧室的床上我头脑里陷入了一片混乱。一会儿欣喜,喜的是父亲居然还活着,这可真是一个奇迹啊!一会儿害怕,害怕死而复活的父亲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一会儿又怀疑,怀疑父亲是真的复活了吗?

    但无论如何,我都可以的确定,那个声音一定是父亲的,因为,是这个声音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从小到大。

    但是父亲又明明已经死了,这也是事实,我亲手把他埋在村子后面山上的墓地里,连同他的那个手机。

    那么,现在这个电话。又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

    还有电话里的那个父亲对我说的话,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父亲真的活过来了,他现在又在哪里呢?会不会来找我?

    。。。。。。

    这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我头昏脑胀。它们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现在的认知范围,我生在这个时代,和所有我们这个时代长大的人一样,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甜水里,接受无产阶级唯物主义世界观教育成长起来的无神论者,我们不相信鬼魂,也不相信神仙,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科学解释的清楚的物质世界。但是今天,今天的这个电话却让我一下子变得凌乱起来,我无法用我所知道的科学或者经验来解释,我亲身经历了一个我一直以为是迷信的事情。。。。。。突然,我发现我这么多年,都被骗了,是活在一个别人刻意虚构的假象中。。。。。!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三餐、老婆孩子热炕头再加一点点够用的钱,就是我生活的全部目标了,我从来没有想到去改变什么,即使是生活在一个被屏蔽了所有真相的世界中,我也习惯了,我的神经细弱的让我无法面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天崩地裂的颠覆。

    但是,我又无法回避,因为,我要知道在我的父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在哪里?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无法睡着,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才迷迷糊糊的眯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父亲,父亲白发苍苍,佝偻着身体,艰难的从那个黑漆漆的棺材里爬了出来,手上拿着手机,他一边很焦急按着上面已经磨损的按键,一边喃喃自言自语,唠唠叨叨,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害怕和惶急…….。

    第二天,我很晚才起床,冰冰和曼玉早已经起来了,冰冰在打理店里的生意,曼玉正伏在吃饭的小桌子上兴致勃勃的画一幅画,最近一段时间她迷上了画画,没事就在我给她买的小本子上画一些奇怪的东西,有长着尖牙的小兔子、有蜈蚣一样百足的藤蔓,有时候冰冰觉得她画的画儿有些奇怪,就问她画的是什么?每当这个时候,曼玉就会躲到一边,做出一幅很害怕的样子看着冰冰,我见了,怕吓着孩子了,便叫冰冰不要去管她,她画什么随她,只要开心就好…..。

    站在水果店门口,早晨的太阳照得我身上暖洋洋的,但是我的心里,却哪有半点暖意?经过一夜的思虑,我知道,要想知道真相,只有回村里去找。虽然,电话里的父亲再三说不能回村子,但是,现在也顾不上了,如果我不回去搞清楚这件事,我怕我这下辈子都会活在一种恍惚和不安当中,更何况那里毕竟是我的故乡,我小时候上学前的日子和每年的假期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我从来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再说,过几天就是清明了,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也有一年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母亲了。

    我把要回去的想法和妻子说了一下,妻子也爽快的就同意了,我们决定过几天动身,回去之前还要做一些准备,要买些香烛纸钱之类,还有给母亲和哥哥的礼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