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荒坟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时,虽然正是上午11点左右,但不知怎地,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山风呼啸,荒草象波浪一般起伏舞动。我和妻子站在山路当中,遥望远山,一筹莫展。而那个三轮车驾驶员,在一边正手忙脚乱的把车下了一个旧备胎拿出来,准备换上,嘴里还在一边不停的大声谩骂。只有曼玉,则是从三轮车上一爬下来,就在山路上欢天喜地的跑来跑去,追扑着几只乱舞的小粉蝶,一边追一边还不时格格的笑着。。。。。

    我站在那里,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那一次是我们同村的几个小孩一起上山去采野果,当时我们刚刚爬上山腰,正准备向更高处进发,不知从哪里突然卷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吹的人睁不开眼睛,狂风过后,却发现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乌云涌动。我当时心里就莫名的一阵惶恐,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忙着急的催促大家回去,但身边的几个小伙伴都玩性正浓,哪里还劝的回去,最后只有一个叫晓燕的小女孩因为一直是我的忠实跟班,只有她一个人屁颠屁颠的跟着我一道下山回家了,后来到了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就听村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打听了才知道,那几个不愿回家的孩子,都再也没有回来了,村里的大人为此持续上上山找了很多天,硬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也就死了心了,至于他们去了哪里?直到现在都还是个迷。

    现在的情形又让我想起多少年前的往事,我抬头看着天空,心里不由一阵阵的发紧,不会是又要出事了吧?

    当我再次仔细看向四周,突然间,我觉得眼前的这个地方竟是非常的陌生。

    面前的这条山路其实我也走过了几次,周围的地形虽然不是了如指掌,但还是比较熟悉的。但在我的印象中,这条短短40多里长的公路边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乱坟冈,也没有眼前这样的阴暗的杂树林,有的只是一年四季湿漉漉、铁黑色的山壁和一侧一望无底的深渊。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难道????

    我心神恍惚,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不禁下意识拉紧妻子的手。

    “曼玉呢?曼玉在哪里...?

    一边突然传出妻子焦急、惊慌的声音。我猛的惊了一下,急抬头四下看去,只见荒芜的公路上,除了那个三轮车司机,就我和妻子,刚刚还在跑来跑去的曼玉,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已经不见了。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像被炸裂似的,血瞬间就冲上了眼睛。

    “曼玉!!!!!”

    我大声叫着,一边甩开妻子的手,往前面的方向四处寻找起来。妻子却是往我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慌慌张张的向前紧跑了一段,公路上光秃秃的,除了坑还是坑,一眼看去,哪里有曼玉的影子?难道她是去了路左边的那黑压压的一片丛林?或者?是右边乱草丛生的乱坟岗?我站在路当中游目四顾,心里举棋不定。但又一想,应该不会的啊!这小家伙虽然平时喜欢蹦蹦跳跳,玩心重,但是,胆子却一直很小,她从来不敢一个人不熟悉的地方去的。难道??我突然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身后传来冰冰带着哭腔的声音,她也在不停的呼喊。山路上,除了阵阵风声,木叶沙沙声。再也没有一丝回音。正在给马自达更换轮胎的虬须汉子,这时也放下手中的活计,站了起来。我转头看向他,突然竟隐隐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我的心不由一紧。

    猛的,那虬须汉子抬手指向右侧的路边,大声说到:“看!!那是什么?“

    冰冰和我一听,都急忙转头向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就见在乱坟岗前纷乱的灌木杂草丛中,正露着一小截圆圆的亮晶晶的东西。

    下一刻,冰冰已经飞快的奔了过去,我紧紧的跟在后面。却见冰冰弯下腰捡起那个东西,紧接着便双肩颤抖,抽泣起来。我走过去一看,只见妻子手上紧紧攥着一个小小的发饰,这不正是曼玉头上戴着的吗?我记得很清楚,这个发饰是这次回来特地为她买的,记得当时小家伙一看到,就爱不释手,马上就戴在头上到处臭美了一圈,连睡觉都不舍得下下来。而现在,她如此心爱的东西怎么会挂在这荒山野岭的灌木丛里?难道,曼玉是进了这乱坟岗?是她自己走进去的吗?我看了看阴霾的天空,再看看这荒芜破败的山间公路,和站在公路上正和我们一起左顾右盼的虬须汉子,心里不禁暗暗思量:难道我们被算计了?这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局??

    我扶着冰冰的肩膀,沉声说到::“老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应该赶快去把曼玉找到才行。”冰冰抬起哭的红肿的双眼,对我轻嗯了一声。

    我走回马自达,掏出二百元给了驾驶员,然后背起行李,牵着冰冰往乱坟岗的方向走去。

    三轮车驾驶员接过钱,看我们背着行李走过他面前,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似乎要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我和冰冰在路边一人折了一根木棍,一边呼喊着曼玉的名字,一边拨开乱草荆棘向乱坟岗里深入进去。

    这片乱坟岗,我在路边看的时候觉得只是小小的一块地,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竟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也许是很久都没有人来过的原因吧,这里的乱草都有一人高,草和荆棘纠缠在一起,长的茂盛异常,我们每前进一步,都非常艰难,没走几步,身上的衣衫就已经被荆棘挂成了褴褛的破布条条。

    正走着,我突然发现,有一处的乱草似乎刚刚被什么东西压倒过,走近仔细看去,却看见是被什么东西踩过的痕迹,我内心激动便大声的对冰冰喊道:“是这里了,曼玉刚刚肯定是从这里进去的!”

    冰冰闻声,马上向我这边靠过来,我指着那道压过的痕迹给她看,冰冰看了,皱起眉头思索片刻,随即低声道:“应该是的吧!我们先沿着这条路找找看!”说完她抢先一步往里赶去,我跟在后面,一边继续大声喊着曼玉的名字,一边左右顾盼,希望还能找到一些踪迹。

    随着渐渐的深入,我们离公路越来越远,荒草也越来越密,正走着,忽然间我感到在我的背后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窥视着我们。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哪里有半个人影,只有铅灰色天空下的风吹草低和几座残破的石碑兀立在那里。

    走在前面的冰冰,嗓子喊的已经沙哑了,我听得出来,她的声音里充满着焦急与恐惧,但我却无法安慰她,因为我何尝又不是如此,曼玉现在下落不明,我根本无法说出什么宽慰的话来。

    事实上,到现在事态已经很明显了,凭曼玉自己,是根本不可能走进这样一个荆棘丛生的荒地的,她肯定是被外力裹挟进的。。。。。就这样,我们沿着那条荒草倒伏痕迹边走边找,大约走了百八十米的光景,在压伏的草迹消失了地方,我们的面前赫然矗立着一座洞开的荒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