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进坟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现在已经是农历三月小阳春,在我们城里早就热的脱下了冬装换上了单衣,但是,当我们站在这荒坟黑漆漆的洞口面前,竟然还是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气袭来,冷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浑身都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冰冰也是如此,站在一边抱紧了双臂,嗦嗦颤抖。我感觉的出来,这个坟洞里面藏着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换着平时,我老早就远远跑了开去,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情况逼着我必须要进去一探究竟,因为我的曼玉。

    我转过头,看向妻子,很认真的对她说:“冰冰,我先进去看一下,你在外面等我,在我进去的这段时间,你赶紧打个报警电话吧!”

    冰冰听了,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我制止住了,我知道她是担心我的安危,想和我一道进去。我轻轻拥住她,理了理她鬓边的散乱的秀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推开她,双手按在她单薄的肩膀上,假模假式的学了个电影上标准的离别微笑,故作洒脱的沉声道:“冰冰同志,现在情况危急,你一定要服从领导安排,千万不要感情用事,要知道,在外面接应也是很重要的,它关系着我们一家的安危!你一定要坚守好自己的岗位,等我和曼玉出来会合。”说完,我一扭头,不再看她,快步走到一边打开背包,拿出一件衣服给她披上,自己也加了一件,接着,我拿出手机,打开查看了一下电量,电是昨天晚上充的,还很满,我又从包里找出一把红色的小水果刀放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一切准备完毕,我握了握妻子的手,道了一声放心,便一咬牙,反身钻入坟洞。

    一进坟洞,我立刻就有一种身入冰窖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洞里很暗,我从亮的地方刚刚进来,有那么一瞬间,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我弯着腰,慢慢的试探着向前挪动,谁知才走两步,头顶就磕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疼我咬牙切齿,直吹凉气,我赶紧蹲下来,打开手机的电筒,向四周照去,这才看清,我所处的地方仅仅是一个一人宽、半人高的小洞,洞壁很是光滑,地面上有一些浅浅的凹痕,像是什么动物留下的脚印。洞道是斜斜的向下方延伸的,下方有点远,手机电筒光亮有限,我看不清楚这洞的下面到底有多深。

    因为我长得比较瘦弱,单薄,个子也不高,所以尽管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倒也不是显得十分的局促。我弓着腰,手扶着两边湿漉漉的洞壁,一步一顿向洞的深处蹚去。走了三十来步,发现前面的地洞在这里打了个弯,弯道处,横亘着一条四十来公分宽的地沟,地沟不是很深,里面积了厚厚一层淤泥,沟的两边都是通的,穿过了洞壁,也不知通往什么地方,我用手机电筒仔细照了照,赫然发现在靠近右侧洞壁的淤泥里居然陷着一只红色的小皮鞋,虽然只露出短短半截,看到这只皮鞋,我心里就是一喜,因为这正是今次出门前,我们给曼玉买的,曼玉穿上后,别提多高兴了,没事穿着趾高气扬的就去隔壁几家铺子里炫耀,惹大家都笑她臭美。我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拾起那只小鞋,抹去上面的淤泥,珍而重之的放进我身后的背包里,

    如果说,在我刚进洞的时候,还有一点的疑虑,怕曼玉不在这里,那么,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曼玉肯定就是在这里了。

    我定了定神,按捺住烦乱急切的心情,慢慢跨过那条沟,继续向前方摸去,此时,地洞渐渐变得平缓起来,不再是刚才那样子下坡,空间也变得宽敞的多,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掏出裤兜里的水果刀,打开,以防会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来。

    我一步一探的往前走着,也许是地下湿气太重,通道越往里走,越是潮湿,但是,温度却也随之上升了不少,不再象刚才洞口那样阴冷。

    又走了片刻,远远看见地道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在电筒昏暗的光照下,我感觉在那暗黑的尽头处,竟隐隐约约有一扇暗红的小门。我心里打鼓,这到底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扇门?而在那门的后面又将会有怎样的东西在等着我?

    我一边想着,一边缓缓朝小门靠近过去,终于走到小门边上,我停住了脚步,直到此时我才清楚的看见,眼前的这扇门,通体居然是一种令人心惊的血红色,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血红的底色上隐现着一缕缕黑色发丝般的纹理,手电的光照在这门上象被吸进去一般,没有一点反光。我用手试探着轻轻触了一下红门,接触之处冰凉刺骨,冰的我手象触电一般缩了回来。这到底是什么怪门,我心里嘀咕里一下,但现在我无暇去研究去这门是什么东西做的,当务之急是要打开这扇门,到里面去寻找曼玉。

    我用手上的手机抵住红门,用力往里推了推,门纹丝不动,见不凑效,我又往两侧用力,但结果还是一样,这样连试了几次,都没有反应,我渐渐焦躁起来。收回手机,一哈腰,和身向门上抵去,门嘭的一声,发出非金非木的声音,但依然安然不动,像是固定在石壁上一样,晃都不晃一下,我连发了几次力,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我不死心,又尝试着用手上的小刀去撬门的边缝,还这门的周边仔细寻找有没有暗藏的开关,但是当我大汗淋漓的把我所有能想出来的法子都试了一遍之后,我彻底绝望了,这门就像是焊在石壁上一样,根本就没有打开的可能。

    我站在那里,看着这眼前这仿佛永远打不开的红门,想着曼玉现在就困在这里面等待着我去营救,我急的头发都仿佛炸了起来,心里涌起无限的悲愤和无助,眼睛似要喷出火来,这种愤怒的感觉在下一刻让我瞬间彻底暴走了,我一把丢下下背上的背包,大吼一声,再一次发了疯似的朝门撞去...。一边撞一边大声的咒骂着。也不知道撞了多长时间,我感觉我肩上胀痛无比,浑身象散了架似的,在最后一撞之后,我彻底虚脱,一个趔趄向身侧的洞壁倒去。

    靠在洞壁上,我痛苦的闭上眼睛,想着里面生死未卜的曼玉,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在我的脚边,手机电筒的光还在亮着,那是我刚刚疯狂撞门时掉落在地上的。我仿佛被抽去了骨头一般,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呆呆望着地面,脑子里一片混乱。我该怎么办?难道就在这坐一辈子吗?曼玉呢?曼玉怎么办?我抹了抹眼里涌出的眼泪,一甩头,将身体用力向后靠去,正打算站起来再去想办法破门。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在我靠上洞壁的一刹那,背后的石壁轻微竟的晃动了一下,对!就是晃动了一下,我不敢相信,怕是幻觉,就又用力往后靠了一靠,果然,洞壁又晃动了起来。我心里一动,一个念头象灯泡一样被点亮了:石壁怎么会晃动?难道——刚刚那道红门是假的?只是一个摆设?而真正的入口就在我的背后?

    我伸长胳膊,捡起手机,然后一骨碌站起来,转过身举起手机电筒,仔细打量起我背后的这道洞壁来。

    手电光下,我注意到,刚刚我靠过的这块石壁,虽然乍一看去和周围其他石壁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些许区别的,这区别的地方就在于,身后洞壁有很大的一块地方明显的要比周围的洞壁要光滑的多,甚至有几个地方像是被人抚摸多了,有一种包浆的玉色,另外,在接近地脚的地方也不像其他地方长满苔藓,走近些再仔细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浅浅的一道门的轮廓,我心下大喜,知道这下终于找对方向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要琢磨怎样打开这道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