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艳遇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是躺在一张非常舒服,柔软的大床上,我摸摸我自己,感觉除了头有一点晕,其他的地方都还正常,只是我身上的衣服却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被脱去了。在我的头顶上方有一张巨大的金碧辉煌的黄绫子云纹帐顶,我迷迷糊糊的转动脖子,转头再看向四周,却见床的四周围绕的都是粉红色帐幔,帐幔上的描龙绣凤的,手艺及其考究,一看就不是凡品,我正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不知所措,突然鼻端隐约传来一缕微微的淡香,香气沁人心脾,闻着感觉十分的舒服,我大感诧异,急忙寻香望去,才一转头,就看见在我的身侧,正背对着我躺着一个女子,女子长发乌黑,如云般散落在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枕头上,从发丝的缝隙间,隐约能看到女子修长白皙脖颈。我本身就已经被现在的境遇弄得一头雾水,现在又见到这样一个女子,不由张大了嘴再也合不拢。就在这个时侯,身边那女子似有感应,竟缓缓的转过身来。我这才看清她的样子。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看着她,本来就已经够呆的我变得更呆了,嘴也张的更大了,我觉得我就要窒息过去了,她,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让我一时竟找不到适合描述她的语句,在那一刻,我觉得我以前看过的电影、电视上的那些什么明星、模特在她的面前都统统变成了丑鬼。

    我在呆楞楞的盯着那个女子,而那个女子此时也正在看着我,圆圆的凤目里充满了惊诧和惶急。她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力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裹住了一段露出来的雪白的香肩,一张瓜子脸竟涨的通红。

    我们就这样傻傻的、尴尬的对视着,良久,倒是那女子先开口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到了这里?”。声音绵软动听,我听了心中都不由荡了一荡。

    面对她的问话,我张口结舌,一时竟不知道从何说起?过了片刻,我才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嗫嚅到:“实在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来的。。。。。”顿了一顿,我又说道:“请问一下,小...小姐,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女子见我这样说,脸上怀疑和惊惧的神情更甚,她奇怪的看着我说道:“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的?再不说清楚,我就要喊人了.”说完,双手紧紧捏着被角,身子往后缩了缩。

    这一下,我立即就回答她了我的名字和来历,我说,我叫成龙,来自省城,是回家乡做清明的,半路上孩子丢了,我找孩子,找到了一个墓里,然后看见了一个棺材,在棺材里看见了一双眼睛,再然后就到了这里来了。最后我又再问了一次女子,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女子见我这次回答得干脆,也说的清清楚楚,似乎相信了我的陈述,紧张的表情略有些放松。但接下来,她又问了我一个问题让我再次吃了一大惊。她说:“省城是什么地方?离池州府远吗?”

    池州府?池州府是哪儿啊?据我所知道在S省境内可从来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个地方啊?我心下想着,不禁一脸愕然的看向她。

    “你不知道?”那女子也同样一脸愕然的看向我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到:“不好意思,小、小姐,我可没听说过S省有池州府耶。”说完,我为我的无知惭愧的再一次羞红了脸。

    “S省?S省又是什么地方?在哪里?”女子一脸懵懂,好奇的问。

    “。。。。。。。”我的好不容易正常的下巴再

    一次掉了下来。呆楞了半晌,我才结结巴巴的开口问到:“小姐,你没有学过地理吗?”

    “地理?地理又是什么啊?”女子绵软的声音再

    次颠覆了我的三观,刹那间,我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偷偷的仔仔细细的又瞄了这个绝美的女子几眼,心里暗自揣摩:难道是个弱智?唉,真是太可惜了,老天给了她这么一幅绝世的容颜,却非要又给她留下这样一个缺陷,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女子见我神色有异,还不住的偷偷瞄她,又没有回答她的话,似是有些不高兴了,撅着小嘴气愤愤的嗔到:“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地理不就是地的里面吗?也就是地下的意思,这有什么好学的?”

    我呆在那里,不再说话,我无奈的发现,也许那个弱智的应该是我。

    女子见我一脸懵逼的表情,突然“噗”的笑了一

    声,然后很诚恳的安慰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被我猜对了也用不着这么难过啊!但是,你不知道池州府可就有些奇怪了,我们江南道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池州府啊?当今的杜中书(唐朝大诗人杜牧)前些年还在我们池州府当刺史来着,你知道清明诗吗?就是‘清明时节雨纷纷’那首,可就是杜中书在我们池州府杏花村写的哦!现在这首诗在我们大唐可都是脍炙人口、路人皆知了。”说完,笑吟吟的看着我。

    “啊!”我感觉我的头好像突然胀大了好几倍,

    眼睛珠子都瞪的快要掉下来了,我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笑魇如花女子,“唐朝?杜工部?清明诗?”天啦!难道我穿越了?我回到了唐朝?还是唐朝的江南?妈妈啊!现在,我的女儿曼玉还生死未知、老婆冰冰正独自一人守候在那个荒凉险恶的坟头,心急如焚的等候我的归来,而我,却他妈的鬼使神差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了唐朝!我焦急万分,一时间头上沁满豆大的汗珠,泪水在眼框里打转。

    看我这番模样,那个女子笑的更开心了,她伸出一只莹白如玉的小手,用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娇笑道:“真丢脸,这么大还哭鼻子。连三岁孩童都不如呢!”

    我无法反驳,焦急归焦急哭鼻子也没有用。既

    然都已经这样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她出神。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好看的让我感觉到,我仿佛是在一个在寒冬的冰原上踽踽独行独行的旅人,突然间眼前绽放出一片温暖的春光;又像是和煦的风、早晨的霞、摇曳的花......让人看了欲罢不能。

    那女子见我愈发痴呆了,似乎在为我这个样子而感到难受轻叹了一声。仿佛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你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现在我也不想知道,现在正是子时,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正在清溪河上泛舟,本来是风和日丽的,突然就狂风大作、河水翻滚起来。旁边的小舟都翻了,我的舟上的舟子也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就要落进水里,突然从旁边桥上走来一个白衣的少年书生,不知怎地,他就在我的船上了,他一上船,天就晴了,河水也平静了,然后,我就醒了,然后就看到了你,也许,你就是那个梦里救过我的白衣书生吧?”女子说完,轻轻的垂下了头,似乎又有些羞涩,片刻,她抬起头,目光楚楚的看向我,继续又道:“我自小就相信命运,早先就有一个算命的瞎子,告诉过我,我命中的官人,会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从天而降,而今果然应验了。你肯定就是上天赐给我的人!天命不可违!从今往后,奴奴以后就是你人的了!”说罢,她从大红的锦被里伸出一只玉臂,轻轻拢了拢鬓边的乱发,对我微微一笑。

    此时,我和她近在咫尺,阵阵的少女体香浮动,房内红烛摇曳,映照的她小脸坨红,眼波莹莹,看着看着,我几乎是醉了。

    今夕何夕,玉人在侧,满帐春光旖旎。

    和她就这样面面相看良久,我渐渐只觉得口干舌燥,心猿意马,一股热流从下腹直涌上丹田,起先,我还在竭尽全力的想控制住自己,怕破坏了这美好的画面,但越是控制,心越是不受管束,下意识的,我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揽住了她的娇躯,触手之处,光滑细腻,如一段温润的暖玉,我将她纳入怀中,她并没有拒绝,只是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脸上红霞娇艳欲滴,蛴颈微垂,我轻轻的抚摸着她,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隐隐有泪光闪动,我吻着她的脸颊,顿时,她的鼻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口中发出一阵阵销魂呻吟声,听到她的呻吟声,我觉得我整个人都似快要化掉一般。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我感觉到我们的大床剧烈的震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接下来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我看见大床上的黄绫的帐顶正在一点点的消失,就像被风吹去了一样,先是小小的一个角,一眨眼,整个帐顶就已经不见了,接下来是帐幔,到最后就连大床、红烛甚至那个女子都凭空消失了。我的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我被这样的突变吓不知所措,短暂的黑暗之后,突然几道雪亮的光柱向我照来,刺的我眼睛都睁不开。在光柱的后面,我隐约听到了一个急切而熟悉的声音,同时还有几个男人的暴喝声和一阵凄厉的猫叫声,我一阵头晕,眼前发黑,再次昏了过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