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家世(二)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祖父听了不由一惊,他本是大户人家出身,自幼饱读诗书,向来不信怪力乱神之说。然而,刚刚他亲眼见识了那道人的法术,又见那他相貌清奇,言辞诚恳,不似作伪。便忙立起身,对那道人拱手说道:“敢问道长,如若真如道长之言,小儿体内有煞,事到如今,还请道长赐一解发,在下必涌泉相报。”

    那道长见太祖父立起,也赶紧站了起来,一把托住太祖父的手,谦让到:“家公不必多礼,也无需惶恐,对付此等阴煞,在其未成气候之前贫道都还有几分把握对付,只是,小公主年纪太小,此煞又与他共生,若动用符咒强行驱除,我怕会伤了孩子的元神。”

    太祖父听到这里,急等下文,忙追问道:“那又如何是好?”

    道人思虑片刻,捻须缓缓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小公子周岁以后,来山中跟贫道学道,将来,学道有成,可以以自身元婴吞噬或化解这道阴煞。”

    听的此言,太祖父心念数转,良久,无奈开口道:“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道人默然颔首。

    太祖父长叹一声,复又问道:“道长所说的山中,却是何处?”

    道人答到:“贫道自师门下山,游历江湖,迄今已有三十余载,此前倒曾在华山后山思过崖觅得一石窟,不过长久未去,却不知是否已被人占了。”

    太祖父一听,展颜笑道:“道长观我这万罗山如何?这里四周青山簇簇,绿水环抱,民风淳朴,四季分明。不若我去帮道长在这山中寻一处幽静之地,起一观堂,供道长修仙炼丹。”

    那道人听了,知太祖父心意,合掌笑道:“也好!那么贫道就叨扰家公了。”

    。。。。。

    当晚,夜静无人的时候,太祖父把白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和太祖母说了,太祖母一听儿子周岁就要离开自己去和那道士修行,眼泪就“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慌的太祖父一个劲个的劝。

    好不容易到了天明,一大早太祖父就和那一眉道长往万罗山里面去了。太祖母一个人在家抱着祖父,坐在雕花的窗子前面,抬头看着窗外天边悠悠的几朵白云,不禁又悲从中来,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底下头,眼眶红红的看着立夫的那张熟睡的小圆脸。看着看着,突然,她看见眼前这张苹果似的小脸扭动了一下,接下来立夫的眉头骤然皱起,眼睛微微睁开一线,露出里面漆黑的瞳孔,嘴巴张开,脸上竟隐约露出一抹怪异的笑魇。

    太祖母看到立夫这个样子,一下子怔在那里,吓得魂不附体。

    。。。。。

    直到黄昏时分,太祖父和一眉道长才蓬头垢面、风尘仆仆的回到家来,虽然看起来都很疲惫,但心情似乎都还不错。

    又过了几日,山里面乱哄哄的开进了一大帮木匠和泥水匠,在一眉道长和太祖父的指引下,披荆斩棘,在山里面一个叫通天门的地方搭起竹棚,挑了一个吉日便热热闹闹的开工了。

    不到半年光景,一座前后三进的四合院道观便款款落成了,一眉道长将其命名为碧云观,并亲自书写了门头上的匾额。从这一日起,一眉道长便搬在观中居住。闲暇时间,太祖父也常来观中盘恒,一起喝茶论道,谈古论今。一段时日的相处,他们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光阴似箭,一晃立夫已到周岁。这一日,成家大排筵宴,请来了村里父老和太祖母娘家亲戚,足足摆了三十多桌,一眉道人一大早就到了,被奉为上宾,坐在了上桌。

    乡下庆周岁自然都免不了要抓周。在一张铺了大红缎子被面的大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用具,有书、有印、有铜钱,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一眉道长也过来凑趣,把随身带着的一柄黑漆漆,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法尺也加了进去。

    一群人在站在床边,保姆将小立夫抱了进来,小心的放在床上。此时正是盛夏季节,天气燥热,小家伙只穿了一件大红的小肚兜。粉嘟嘟一身肥膘,小胳膊小腿圆的跟一节节莲藕似的,和一眉道长初见的时候明显又长大了不少。他趴在床上,大眼睛骨溜溜的瞧着一边围着的众人,眼里满是好奇。大家都一言不发,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熊孩子骨碌着眼瞅了半晌,见大伙没什么反应,就转过头,对那摆放在床上的那些东西看去。

    不一会儿,他就将靠近他身边的那些书啊、钱呀、五彩缤纷的玩具啊,都看了一遍,最后,他将目光投向一个摆在角落里,黑漆漆,不起眼的旧物事——一把木头尺子,凝视片刻,他开始动了,手脚并用的向那根黑色的尺子爬过去了。

    周围的人都看的一脸愕然,只有一眉道长,却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

    隆重热闹的周岁盛宴,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落下了帷幕。曲终人散,送走最后一批客人之后,太祖母抱着小立夫,站在自家高大的门洞前,抬头仰望漫天的星光,不禁粲然泪下。明天,宝贝就要被老道带到观里了。。。。她低下头,看着怀里早已熟睡的立夫,泪珠一颗一颗落在他圆圆的小脸上。。。。

    第二天日上三竿,太祖父、太祖母抱着小立夫,下人们背着一应立夫的生活用具,开始往碧云观进发。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的山路,碧云观已遥遥在望,观门前,一个清癯老道,一袭天青色道袍,正在远远往山路方向张望,不是一眉是谁?

    。。。。。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转眼十八年过去。这天,在万罗山的山道上正阔步走来一个高大青年,他四方大脸,两道利剑般的浓眉下面,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步态从容不迫,给人一种气定神闲,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感觉。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立夫。

    十多年的苦修,使他比同龄人看起来,更多了一分睿智和从容,此时的他,已尽得师傅一眉道长的真传。而曾经蛰伏在他体内的阴煞,则早在他进观的第九年,就已经被他用三味真火,炼化成了一道随心可控、专杀各类魔物的乌芒,十丈之内,例不虚发。

    这些年,他常常随师傅下山历练,妖魔鬼怪倒也除了不少,但今天,是他第一次独自下山除魔,此时,他的心里充满了一种紧张的兴奋。。。。

    当然,下山前他要先回家里一趟,拜见自己的高堂,虽然这些年在碧云观修行,看似与世隔绝,其实老父、老母几乎是每一旬都会来看看他,给他带些食物、衣服。后来连恩师一眉都被弄的烦了,担心影响了他的修行,便定了死规矩,一个月只能来一趟,这下才让他能真的清静下来。

    下了山,远远就看到,自己家白墙黑瓦的大屋在连片的土坯茅草屋子中间,鹤立鸡群,如同一尊俯卧的巨兽。他急赶几步,到得屋门前,正欲推门,但就在这时,门从里面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老者,老者獐头鼠目,皮包骨的一张脸,神色晦暗,太阳穴上贴着一小块狗皮膏药。他见到立夫,面露诧异之色,但随后一低头,默不作声的快步走过。立夫心里略感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随即走进大门。

    进门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家里安静的奇怪,现在才是上午,原本每天这个时候进进出出忙活着的的下人们,现在一个也看不到。他心里暗道蹊跷。急忙往父母所在的正屋赶去,到了房前,却看见房门紧闭,他敲了敲门,门里面没有任何声响,他再敲,还是一样。在门口踌躇片刻,他绕到侧面的窗户边,用指尖点破了窗户纸,贴近,眯起眼睛,借着昏暗的光线向里面仔细看去。

    这一看,却不要紧,只看得立夫毛发倒竖,肝胆俱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