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一章 家世(三)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家世(三)

    只见昏暗的房间里灰蒙蒙一片,迎面的条案上诡异的燃着三点碧绿的香火,香火明灭,袅绕起一缕缕黑色的香烟。那烟行的极慢,好似极稠之物,触到屋顶墙壁便会黏在上面,宛如活物一般,缓缓蠕动。条案的右边是一张大床,帐幔低垂,此时无风,但立夫却看到,那垂落的帐幔正在如波涛般汹涌的滚动,似乎里面困着一头巨兽,正在拼命挣扎。奇怪的是,这样大的动静,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水磨青砖的地面上,赫然凸现起一根根粗大的筋脉似的东西,这筋脉已床脚为中心向四周发散开来,一头却攀着花梨木的床脚,伸入到帐子里面。

    立夫,见此情景,心知现在父母的房中定有妖孽作怪,又不知父母现在性命如何,不由心下大急,当下再也顾不上其它了,左手从怀中掏出一把紙符,右手从背上拔出桃木剑,三步并着两步转到门前,大喝一声,一脚向大门踹去。房门应声而开,随着门开的那一刻,一股极寒的,夹着浓重血腥味的阴气扑面而来,立夫恍然不觉,一跨步,就迈入了房中。

    此时,屋外的天空突然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皱起,阴云四合,飞沙走石,四周变得混沌一片。

    屋子里面,立夫昂首而立,挺剑四顾,而后厉声喝道:“何方妖物,敢在此伤我父母,我茅山一脉,岂容你如此为非作歹、草菅人命?识趣的,给我快快现身!”话音未落,就听耳边破风之声骤起,满眼乌光急闪,立夫丝毫不惧,蓦地一声长啸,和身急旋,瞬间,只见以他的身子为中心,起了一阵气流的漩涡,那气流如同实质,越转越快,越来越大,渐渐充斥了整个房间,房间里除了大床以外的所有物事都被裹硖的飞旋起来,就连那碧绿的几点香火,也不能幸免,在漩涡里只闪了几闪,便黯然熄灭。那如雨般激射而来的乌光,一碰到这漩涡,立马水滴般四溅出去。。。。。

    片刻之后,漩涡渐渐放慢、收拢,直至消失,再看屋内,此时早已一片狼藉,家具、物事撒落一地,那张大床上的帐幔也早已被吹的不知所踪。

    立夫横剑站在床前,床上的的景象一览无余。

    只见那条沿着床脚蜿蜒而上的筋脉,在延伸到床上以后,竟然变了个样子,分裂成了数条巨大的肉色触手,触手长约数米,在床上盘绕卷曲,圆如儿臂的身体一涨一缩,像似在吞吐着什么。粉红色的触手上面布满了一张张小嘴,嘴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的牙齿,一眼看去,让人看的头皮发麻,腿肚子发软,

    穿过在那几条触手缠绕的缝隙,立夫看见了两个血肉模糊的躯体正在不停的抽搐。

    立夫双眼一瞬间变得通红,仿佛要喷出火来,他一声暴喝,一步上前,举起手中桃木剑,口中念了一个法诀,一剑朝那触手根部劈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立夫一剑眼看就要劈中触手的时候,突地,一股冰凉从他的脚下传来,他登时心生警兆,眼角余光朝地上扫去,却见不知何时,以自己的脚为中心,一股股黑色的暗流正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汇集过来。其中的一部分已经顺着鞋底迅速向上蔓延过来。

    立夫心下一惊,但丝毫不乱,右手一剑毫不停顿,依然带着劲风,向那触手砍下。左手迅捷一翻,手上以出现一道黄色符箓,同时口中急念祛魔九字真言。。。

    他这一连串动作,兔起鹘落,快如闪电,如行云流水,无一丝迟滞,若有内行之人在此地看到,一定会叹为观止、拍案叫绝,佩服的五体投地。

    转瞬,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立夫右手的桃木剑已经斩上了触手根部,左手符箓在大喝中,也脱手而出,化作一道蓝色的光波,发出嗡嗡的声音,向脚下黑色液体急振过去。眼见的蓝色光波到处,摧枯拉朽,黑色液体一旦触及,立刻灰飞烟灭,消失无踪。顷刻间,房中地上再无半点黑液体。

    再看那边触手,猝不及防中,也早被桃木剑砍中,这柄桃木剑可不同于普通的宝剑,是一眉道长当年行走江湖、斩妖除魔的一件宝器,跟随一眉道长多年,早已具备了相当的灵气,假以时日,或可以开七窍,通人言,化身千万,随意飞升。那触手被此剑斩到,哪能讨得到好,只见被砍之处如被大火焚烧的花瓣,迅速枯萎。触手上无数张小嘴立时一起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悲鸣,同时触手那肥壮、圆滚的躯体也开始疯狂的甩动扭曲起来,像一条条被蚂蚁围攻的蚯蚓。。。然而,此时它所有的挣扎都已经是徒劳,枯萎之势并买有停止,而是迅速的向两头蔓延,只是转眼间,它便已经干瘪成一张枯皮,一阵风过,满屋黑色的尘灰,飘飘荡荡。而下面,床脚和水磨地面上突起的筋脉样的东西,则早已寸寸龟裂,剥落的一地都是。

    魔氛已消,屋外天空云散霾消,几缕阳光从破屋的门窗和屋顶上残破的孔洞中射进来,把屋里映照的朦胧而迷离。

    立夫泥塑般立在榻前,看着榻上躺着的两个血肉模糊的身影,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不敢上前一步,害怕看的太清楚,自己会崩溃,他想大声咆哮,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喊不出来。他只有这样站在那里,任眼泪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任牙齿咬破嘴唇,那略带咸味的血和着眼泪一起,进到他的嘴里,流到他的心里。。。。。

    他就这样呆呆的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突然,屋外一声长笑,笑声嘶哑难听,宛若裂帛,随着那着笑声,鼓掌声陆续响起,最后掌声竟轰然成一片。

    立夫傻然,他慢慢转过身,慢慢朝打开的门外看去,就看见几张特别熟悉的脸。呆了片刻,立夫一声暴喝,朝人群里的一个眼睛笑的弯成月牙儿的老道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发疯般的喊:“老杂毛!我和你拼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