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家世(四)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立夫怒不可遏的向老道冲过去,老道笑容不变。

    此时,从老道身后,突然转出一个人来。白面黑须,身材微胖,不是太祖父又是谁?他一步上前,一指立夫喝道:“孽障!不得无礼!还不快快拜见师傅!”

    立夫一见到父亲,顿时蔫了。忙止住脚步,垂下脑袋,有气无力的走到那白胡子的一眉老道跟前,行了一个礼,语气不甘的说了声:“徒儿拜见师尊。”眼睛却死死的剜了那老道一眼。老道也不介意,依然恋须微笑,太祖父上前就是一爆栗子,琢在立夫的头上。然后没好气的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畜生,你可知道?道长如此设计,还不是为了你好!他生怕你此次独自一个人出去猎魔,会有闪失。特地设了这个局,来测试你的心性和临敌的反应。”顿了顿,又道:“也幸亏你这小犊子,表现的也还马马虎虎,没有给老夫丢脸。”说罢,似是略有嘉许的,又琢了立夫一爆栗子。

    此时,从人丛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道:“立夫,千万不要听这几个老家伙瞎掰,他们都是神经病。这种做法,我一直没有同意。怕你误以为我们被妖魔杀了,而做出什么傻事。”话音未落,一个挽着发髻的中年美妇,早已从人群里抢出,一把搂住利夫,轻轻的抚摸着立夫的脑袋,口中不断还在念叨:“天杀的两个老鬼,合谋想害我的儿子,哎呦!我的儿啦,你没有什么事吧?有没有伤在哪里?赶紧让为娘看看!”一旁的人一个个忍俊不住,又不敢笑出来,都憋得脸红脖子粗。只好大声咳嗽。立夫羞的脸色胀红,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混乱了好长时间,那边一眉道长才止住笑。走了过来。,扯过立夫,笑吟吟道:“好徒弟,今天的表现非常不俗!这下为师就完全放心了!你此番外出历练,不说要闯下多大的万儿,一般的妖魔都已不在话下了!即便是碰到了那几个有名的老魔,全身而退,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说罢,开心的拍了拍立夫的肩膀。

    然后,又一脸神秘的说道:“徒儿,你小小年纪有如此造诣,为师万分欣慰,为了表示嘉奖,为师还要送你一份大礼!你且跟为师过来看。”说完,一把扯起立夫,快步走进那早已千疮百孔的破屋。

    关上门,老道贼兮兮的四下扫视了一番,确定没有外人的时候,这才一本正经的叫立夫转过身去,还特地关照,不许回头偷看。

    看着老道鬼鬼祟祟的样子,立夫心痒难搔,不知老道又要搞什么玄虚,又不敢回头看,只有凝神细听,就听到老道在背后发出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法?

    过了片刻,他突然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子,你以为我真的是一眉那个老怪物吗?哈哈!你上当啦!你回头看看我是谁?”

    立夫听这个声音极其刺耳,陌生,心中一惊,当下也不回头,不假思索,急忙一步向前窜去。回身拔剑,护住要害,凝目看去,却见刚刚一眉道长所站之处,不知何时已立着一个骨瘦如柴,面目猥琐,身着一袭黑袍的阴森老者。

    老者见立夫,闪耀腾挪,一气呵成,不仅赞了一声,然后桀桀怪笑道:“小子,今天你遇到了我,可是逃不掉了,呵呵。。。呵呵。。。!”

    立夫虎目一瞪,举剑厉喝道:“你是什么怪物?我的师傅呢?”

    “你的师傅?你的师傅在这里呀!”那猥琐老者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你到底是谁?”立夫跨前一步,大喝到。

    “哈哈。。。。!”老者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

    立夫突然发现,那老者的笑声,一瞬间竟又变得十分熟悉。

    “tmd!”立夫一声怪叫,和身向老者扑了过去,局举拳便擂,,一边还大声喝道:“叫你骗我。。。叫你骗我。。。我。。。我和你拼了!”

    那老者正笑得喘不过气来,被立夫扑倒在地,他躺在地上,依然笑得打滚,一边还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叫:”啊。。。啊。。。救命啊。。。乖徒儿。。。快。。。快。。。快住手!这个就是为师要送给你的礼物啊!啊。。。救命啊。。。”

    不等老道说完,立夫马上气哼哼的一伸手道:“什么礼物?拿出来看看先!”

    只见那老道笑嘻嘻的伸出只手,在脸上一抹,立夫就见眼前一花,压在地上的那个人,哪里还是什么猥琐老者?长眉倒悬、白须飘飘,分明就是那个仙风道骨的一眉道长。

    立夫瞠目结舌,却见那老道一脚踹开立夫,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傲然道:“小子。”

    立夫捧着肚子,忍着疼痛,应了声:“在!”

    老道随即正色道:“为师手上此物,叫做‘千变万幻’。带上它,不但可以易容,连声音,气质都可以改变。”顿一顿,又道:“此物乃是我茅山师门重宝,传说是在千年前,从一极厉害的老魔,千面魔君的手上夺过来的。历经传承,传到我的手上,在我的除魔之路上出过大力,多次助我化险为夷。现在,”他看了一眼立夫,郑重道:“现在为师就将它送给你,你要好自为之!不要辜负了此宝!”说罢,将手中之物递了过来。

    立夫听了,知道此物极其珍贵。急忙跪下。两手乱摆,口中说道:“徒儿不能收此宝物,太珍贵了!”

    一眉道长面露微笑道:”徒儿,为师一身功力已近通玄,此物现在留在为师身边,已无甚大用,更何况,为师现在足不出户,只在山中潜修。而你此去历练,江湖凶险,需此一物防身,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立夫跪在那里,看着师傅满是皱纹的脸,突然心中一酸,眼圈一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他俯下身子,给师傅磕了几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万分慎重的从师傅手上,接过那薄如禅翼的一小片物事。

    刚一拿拿到手上,便感到了一团温热顺着手掌瞬间流遍全身。他抬起头,小心的把那张千变万化展开,凑到眼前,细细观看。却见这千变万幻,不知是何种材质所制,整体轻柔无骨,纹理间,隐隐有蓝光流动。细看那蓝光,流动的却极有规律,似是在画着无数的符文,符文成形后随即消散,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任人看到,都知道其中一定蕴藏了极深的奥义。

    立夫拿着此物,贴近面孔。刚一触上,便觉得脸上一暖,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毛孔皮肤里渗透了进去。他正惶然不知所措。却听师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徒儿,不要紧张,现在你要做的事就是冥想,想着你要变成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剩下的就交给千变万幻吧!”

    立夫是何等聪明之人,一听师傅的话,顿时明悟。他立即把自己想象成师傅刚刚变成的,那个猥琐老者的样子。下一刻就听师傅抚掌大笑道:“成了!成了!不愧为我的好徒儿!!!”

    立夫忙在废墟里扒出一面铜镜,揽镜自顾,只见镜中,一个猥琐老者,额角贴了一块狗皮膏药,双目也正一霎不霎的看着自己,立夫眨眨眼睛,那老者也眨眨眼睛,立夫皱皱鼻子,那老者也皱皱鼻子。立夫看了,禁不住也哈哈大笑起来。

    一眉道长看他笑的差不多了,又道:“要想变回原形,只需想回自己,然后在脸上从发际摸到下颌千变万幻就会退出。”

    立夫听了如法炮制,果然诚如师傅所说,千变万幻褪了出来,他自己也变回了原形。

    见他变回原形,一眉道长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旧的雕花匣子,递给他道:“此物是用来盛放千变万幻的匣子,乃是用一块万年玉精打造,极富灵气,千变万幻不用时,便可以放在这里面将养。”

    立夫接过匣子,小心翼翼的将千变万幻,放了进去。然后纳入怀中。接着,对一眉道长又是深深一拜。朗声说道:“恩师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师傅对徒儿恩重如山,徒儿没齿不忘!徒儿现在去了!此行,徒儿必斩尽魔头!为师门争光!”说罢爬起身来,俯身又是一礼。

    一眉轻笑,眼神中隐约有些泪光闪动。他一挥袍袖,说道:“去吧!先去和你老父老母,话个别吧。。。”

    从自这一年起,万罗山碧云冠里面,少了一个小道士,神州大地的江湖上,却多了一个猎魔人。

    (有关于立夫的传奇经历,将在我的下一部小说荒村老魔前传里叙述,在此于本文无关,暂时不表。)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解放前夕,此时立夫已到了而立之年,虽然依然年轻,但是经过多年的历练,在猎魔人的江湖中,早已闯下了绝大的名声,当时在猎魔界,有南成北李之说,这里所谓的”南成”指的就是成立夫。

    立夫也早已成家,妻子是南茅山俗家家掌门的千金,由于生在捉鬼驱魔的世家,家学渊源。立夫的夫人,也就是我的奶奶,在当时江湖中也是大大的有名。这是闲话,暂时不表。

    单表立夫夫妻二人联袂江湖,降妖除魔,两人被同道中人,慕为神仙眷侣,风光一时无两。就这样,夫妻俩仗剑天涯、琴瑟和鸣,一直到了解放以后,新中国成立。举国上下旧貌换新颜,神州大地一片热火朝天。牛鬼蛇神无处安生,都纷纷躲到深山老林里去避世去了。立夫夫妇活计越来越少,渐渐也就有了收山的打算。仗着多年帮人降妖除魔手上留下的积蓄,在省城买了一处不大的房产,开始了平静的生活。过了几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大伯降生了但不到一岁便因恶疾而夭折。他们两个因此难过了好长一阵子,后来就有了我爸爸成奎安,再以后,成道明也出生了,也就是现在坐在我的对面,给我讲这件事情的三叔。

    三叔说到这里,被烟呛了一下,大声咳嗽起来。我忙过去给他端茶捶背,半天才回过劲来。他大口的喝了几口浓茶,歇了片刻。继续又道:我和你父亲。从小便跟着你爷爷奶奶,学习茅山道术。才十多岁,便业已小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没过多久,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就轰轰烈烈的开始了。你爷爷奶奶因为历史问题,被打成了封建残余,强制下放到乡下农场去劳动改造。而你父亲和我,便也随着他们一起,到农村去了。农村广阔天地,成了我们两个人的乐园,虽然每天吃不饱,也穿的破衣烂衫,但并不妨碍,我们的大有作为。我和你父亲不用到学校上学,每天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日子过的开心快乐至极。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一生,也给你爷爷奶奶带来了一场灾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