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蜈蚣山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天气已经微微有了些凉意。一大早,你爷爷奶奶就去农场里接受劳动改造——放牛和打猪草去了。我和你爸爸起的比较晚在家里胡乱吃了点红薯干,接着把破土坯房子里的卫生收拾了一下,给水缸里担满水,坐在那里,正觉得无所事事,你爸爸看见厨房里除了些白菜叶子和几挂干辣椒,其它什么吃食都没有,不由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你爷爷奶奶每天干活的那么辛苦,但吃的都是些白菜、地瓜、稀粥,看着他们日益消瘦,脸色憔悴,身体越来越差,咱们做儿子的应该想点办法了。我点头附和,表示同意。

    后来我们兄弟两一合计,决定到附近的山上去抓几只石鸡回来,给他们补补。因为在这个季节山上的石鸡最肥,如果幸运的话,有可能还能碰到麂子和野兔,要是能抓到这些大家伙,那么我们家几个月的肉食就都有着落了。

    说做就做,我们从家里拿了些家伙事,无非也就是帆布书包、网兜、绳套、柴刀、弹弓什么的。另外,你父亲还带了一把手电,说是石蛙都是晚上出来,没有手电不行,还有如果晚上回来晚了,走山路还可以用来照明,我们打点好一切,又在桌子上留了张字条,就兴冲冲出发了。

    当时,我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狩猎,竟成了我和哥哥的诀别。

    穿过秋天荒芜的田野,我们俩一前一后的走上了一条狭窄的通往大山里的土路。

    我们是外来户,刚到这里不久,对此地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只是听当地村民说过,这座山因其山势漫长蜿蜒,山脚处又有无数条外延出来的细小的山脊,远看其外观极似一条百足的蜈蚣,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就把这座山称之为蜈蚣山。

    因为孩子性情,在刚刚落住这个村子的时候我们俩兄弟就曾经试着进过一次山,但是那次因为天公不做美,刚一进山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们兄弟俩只好跟个落汤鸡似的,逃了回来,想象中的登山计划,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但后来偶尔听人说,这山上树林茂密,有非常多的石蛙、刺猬、野兔、麂子什么的,而且都很傻,一抓一个。只是,山中有些古怪,这些年都很少有人上去。听了这话,我们兄弟两就一直留上心,想找机会再去一趟,至于什么古怪,我们见怪不怪,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山路非常难走,越往里,越是崎岖,我们走了一段路以后,就发现前面已经是没有路了,满眼都是纵横的灌木和茅草。

    我们一人折了一根树枝,拿在手上,一边挥舞木棍开路,一边查看方向,一步步的向蜈蚣山的深处走去。

    其时正值初秋,天高云淡,一轮红日高悬,远山近岭,红叶黄花,点缀如画。人行其间,直似一幅浓墨重彩的秋山行旅图。

    我兄弟二人,在那山中披荆斩棘、艰难跋涉,一个个累的汗流浃背,狼狈不堪,如两只疲于奔命的蚂蚁,浑不知竟成了那画中之人。

    我们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四下寻觅,希望能发现猎物的行踪。

    越往山里面走,山风越急,刮漫山黄叶乱飞,灌木荒草猎猎有声。

    突然,走在前面的你父亲,霍地停住了脚步,给我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猝不及防,差点就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我急急刹住脚步,从他肩膀上探头向前看去。

    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不远的一片杂草丛里,正隐隐约约蹲着一只,肥胖的灰褐色野兔,混在杂草中,几乎和环境浑然一色,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此时,那只肥兔子也正向我们这边探着半个脑袋,圆睁着那双红宝石似的眼睛,警惕的窥视着。

    我们哥俩这些年来,一直在外面野惯了,摸鱼掏鸟、搂草打兔子也早已不是第一次,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当下,见那兔子一动不动伏在那里,你父亲暗示我在他背后开始行动,我心领神会,借着他在前面的遮挡,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弹弓,慢慢瞄准那兔子,看的亲切,啪的就是一弹弓,弹丸闪电般射出,等那兔子听见弓响,想要逃脱已然来不及了,就听噗的一下,弹丸正中那兔子左后腿。你父亲一见打中,立刻欢呼一声,毫不迟疑的向那兔子冲了过去。那兔子急了,拼命就地打了个滚,一瘸一拐的斜刺里窜进了一蓬茅草的后面,你父亲这时也顾不得那草丛里遍布的荆棘,一股劲的追了过去,我也大步跟在后面。

    一开始,那兔子拼着一股冲劲,还跑的不慢,一直在我们的前面时隐时现,但时间一长,那兔子明显就有些体力不支了,眼看着它在前面跌跌撞撞的,只需几步就能抓到它了,我们两个兴奋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兔子在我们前面拐了一个弯,转过一个山嘴。等我们紧接着也转过去的时候,兔子仿佛人间蒸发,失踪不见了,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土坡和土坡上下前后很大的一蓬茅草。

    眼看看着快要到手的荤菜就这样不见了,我们两个急的眼睛都红了,一个连忙拿出柴刀去砍那茅草、荆棘,一个却是挥个棍子在周围乱打,希望能惊出那兔子。

    不一会功夫,那土坡上的上的杂草和灌木丛都被我们激情澎湃的清理干净了,但是,却还是连兔子的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莫非它进洞了?我们俩个一合计,觉得这样的可能非常大,就又慢慢的在周围搜索起来,不一会,还真的被我们找到了一个洞。

    这是一个约有大号热水瓶粗细的洞,洞的位置是在那大土坡一侧,靠近地面的地方,洞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非常的幽深。我们的身体一靠近那洞口,立刻就有一种刺骨的阴寒之气传来,隔着衣服,都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立在洞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一时想不到用什么方法来让那洞里的兔子出来受擒。

    要知道,从今天一大早到现在,我们只吃了点红薯干,在经过了这大半天奔波劳累之后,其实早就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要不是因为这只兔子,我们早就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了。

    “对里面尿一泡尿,把那兔子浇出来我。”我说。

    “怕是不够。”你父亲应到。

    “拿烟熏也许是个办法。“他又接着说到。

    “对!拿烟熏!“我雀跃道。“你那半包火柴带在包里没?”我又问。

    你父亲没说话,只是拿手在腰上的帆布书包里掏了掏,片刻摸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火柴盒。“喏,在这里,咱们快点把那些茅草收集过来吧!”他扬扬手中的火柴道。

    说干就干,我们两个立马弯下腰,撅着屁股去收集刚刚砍下的茅草。

    很快,草就都收拾得了,我们把茅草堆在那个洞口,点燃。然后我们两个脱下身上破烂的外衣,对那堆火使劲扇,想把烟往洞里灌,为了让烟更浓一些,我们还各自在火上浇了一泡尿。

    就在我们挥汗如雨,大力扇风这当儿,突然一下子,我觉得四周有些不大对劲,我们头顶上的天好像猛地暗了一暗。紧接着,土坡前没来由的刮起了一阵旋风,旋风起处,飞沙走石,黑气升腾。黑气中有阵阵哭泣哀鸣之声传出,让人听的心烦意乱,头疼欲裂。

    我俩一下子被惊住了,傻傻的站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

    随着那道旋风骤起,那黑洞中猛地发出一阵闷响,随即,一股黑烟从那洞中滚滚涌出,黑烟如同实质般,将我们堆在洞口的柴草推的飞起,片刻功夫,那黑烟似乎已从洞中尽出。悬在我们面前的半空中盘旋袅绕了一会,那烟竟慢慢聚成了一个人形的东西。

    周围那呜咽、呼号声在这怪物出现后,变得更加凄厉难听。

    这个时候,我们终于明白——我们摊上事了,遇到了一只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