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小试牛刀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试牛刀

    只听他一声冷哼,声音极其阴森,接下来,我就看见他笑了,笑着笑着,他的嘴越张越大,到最后已经看不到他的脸了,在我们的面前,只有一张血盆大口,巨口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碧绿的眼睛。

    我的眼睛一对上那些眼睛,就不自觉的内心一阵烦恶,头脑子里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突听一声清啸响起,我这才打了一个激灵,从恍惚中醒了过来,我连忙避开眼睛,不和那巨嘴里的邪异妖眼对视。侧过头,我就看见我身边的二哥已然站了起来,手捏法诀,严阵以待。我也不敢怠慢,急忙跨了一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眼前的那张巨口此时还在不断的长大,渐渐遮住了土坡,再渐渐又遮住了背后的大山,到最后竟然把我们头顶上的这片天都遮住了,那嘴里的眼睛,也随着嘴巴的胀大而不断增加,最后竟变得密密麻麻,看的人头皮发沭。四周的天光此时也突然暗了下来,仿佛突然时间跳到了傍晚。

    这时候,我就听到你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明,不要慌,这只是幻觉。”随即我就看见,他口中急念祛魔清心咒,念罢,剑指捷点自己眉心,只见剑指点处,眉心处青光一闪即没,随即他的双眼精光大盛。我想起以前在家时父亲曾经传授过这个法门,说可以破一切魔幻之象。于是我赶紧也如法炮制,急念道:“十万天神护我金身!心有灵泉澄澈空明!目运神光明心见性!荡尽魔障立现原形!”念罢,我也一指点在了眉心,随着这一指下去,我只觉得眼前一亮,那吞天噬地的一张森森巨口,瞬间变得虚幻起来,仿佛是个淡淡的虚影。而在那虚影的里面,却盘着一条青色的小蛇,正昂首吐信,做狰狞状。

    一边你父亲,此时转头对我打了个眼色,我会意,连忙从帆布书包里掏出了网兜,而他却掐指急念,对那条小蛇打出了一记定身咒。

    那虚影里的青蛇哪里知道,我们早已看穿了把戏,猝不及防中,被你父亲一咒定到,当时就僵在那儿了,大张个嘴,蛇信子耷在外面,一动不动。而他身外的那庞大的巨嘴虚影,也瞬间消失一空。我跟着一网兜下去,就把那条小蛇给捞了起来。

    我拿起那条小蛇凑近细看,却见这蛇色泽青翠欲滴,通体似是用一块极品的翡翠雕琢而成,非常漂亮,三角形的头顶上有一颗晶莹透亮的,红宝石一般的突起,那突起流光溢彩,煞是好看。大张的嘴里,长着一排冰种白玉般的小牙。我看着如此精致的一条小蛇,不由心中大喜,放在手上不住的观摩把玩,不舍得放下。

    你父亲看我这样,在旁边淡淡的问:“这蛇妖你打算怎样处理?”

    我说:“这么漂亮的小蛇,留着玩呗。”

    “不可以!”你父亲的声音斩钉截铁,“它会给我们带来灾祸的!”

    “你太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条蛇吗?”我一边继续把玩着小蛇,一边轻描淡写的回他。

    “这蛇不是一般的蛇,看它的道行,应该只是一个小角色,我担心的是它后面的东西。”你父亲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就算它背后的来了又怎样,不要忘记我们的父母是什么人!”我有些不耐烦了。

    你父亲没有再说话,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就准备走。

    旁边的那只兔子一直没有离开,估计一开始还想看一场好戏,慢慢欣赏一下我们被小蛇蹂躏的狼狈样子,可惜,事与愿违,没想到小蛇才刚刚做势就被我们KO了。现在它站在那个地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双眼满是惶急,两只长耳朵在头上乱动。

    看着它那个搞笑的样子,我一声轻笑,向它一招手叫道:“过来。”

    那兔子疑迟了一下,看看我没有恶意,这才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兔子,想到它刚才时的那个懵逼的样子,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兔子见我又没来由的狂笑,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一脸鄙视。

    我说:“哥,看看天很快就要黑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不然回家又要挨揍了。”

    你父亲闷闷的应了一声,抬脚就往回走。

    我在后面紧跟几步,关照道:“哥,这小蛇的事可不能和咱爸咱妈说,说了我肯定就养不成了。”

    他没有说话,只顾拨打茅草往前走。

    我见他不高兴,也就没有在说话,而是低头盘那小蛇玩。兔子则像一条狗一样的跟在后面。

    当我们下到山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走在田埂上,看到不远处的小村庄上,家家户户的小窗户里,都泛着一点点油灯的昏黄,茅屋的上面,一缕缕黄白的炊烟腾起,远远的都闻到一股柴火的气味。看着这黄昏的村庄,我心里刹那涌起了一种回家的感动。

    到了家门口,我把青色小蛇藏进了帆布书包,然后低头和兔子打了个招呼,让它记住我们家的门,然后我又把网兜给它挂在脖子上,吩咐它回山上给我抓几只石鸡来,兔子接到命令,一脸不高兴的走了。

    你爸爸看我折腾的差不多了,就推开门走进了屋子。一进门,就看见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在用竹篾扎一个篮子,母亲正在厨房的锅台前烧火,红红的火光印在她的脸上,我发现,她的脸更消瘦了,不禁心里一阵难过。父亲头都不抬,口中只是随意问道:“你们回来了?”

    我们嗯了一声。父亲也没有再说话,只顾低头编篮子。母亲扭过头,对我们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拢了拢头发,和声对我们说,回来了?今天都到哪里疯去了,看看你们两个,一个个身上都搞的跟泥猴似的,饿了吧,还不到缸里舀点水把手洗洗,可以吃饭了。

    我们又一起哦了一声,放下背包,准备洗手吃饭。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我没有听你父亲的,一定要带回那条小蛇,因为这件事,我把我们一家,乃至整个村子都带入了一场空前的危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