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千年蛇修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心底一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沁了出来,心知这次事情搞大了,要倒大霉了,正待一五一十的交代,这时,身边传来了你父亲的声音,他说:“父亲大人,这件事和三弟无关,都是我一手引起的,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说完,他把那天上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述说了一遍,只是把收留青蛇和兔子的事情,都拉到了自己的头山。

    父亲听完他的述说,没有多说什么,黑暗中我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有一种感觉,我感觉现在的父亲就像是一座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随时会用他的怒火淹没我们。

    屋里安静了片刻,过了一会,父亲从帆布书包里拿出那条碧绿的,微微泛着荧光的小蛇,声音一如开始一般,波澜不惊的开口问道:“我问,你说!”

    那小蛇早被父亲如山的气场给压制住了,当时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是盘缩在那里,连连点头。

    “你是何来历?”父亲声音威严。

    “我本是这蜈蚣山土著,”青蛇缓缓说道:“千年前,一日我在这山中游玩,偶然遇到一个倒毙在地上的全真,拾得一只袋子,那袋子里有两卷经书和几丸大红色药丸,我见那药丸色泽鲜艳,香气扑鼻,煞是可爱,就忍不住吞食了一丸。哪知这药丸刚一吞下,就感觉腹内如遭火烧,浑身剧痛,当时就。。。就蛇事不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缓缓转醒,当我一睁开眼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身边的世界突然变得不一样了。天变得特别的蓝,草变的特别的绿,几只蚊子从我面前飞过,我居然能清楚的看见它们腿上的汗毛,而且,我觉得它们怎么飞的比以往慢的多了。我试着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动不了,我就这样躺在那里,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慢慢的,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在变轻,再然后,我发现我飘浮了起来,这种飘浮好神奇,我觉得非常兴奋,但有有些害怕,我很小心的扭了一下,但这一下的结果,却是让我记了一辈子,那一扭之后,我就窜出去了,当时,我只感觉到突地一股劲风扑面,我对面的一棵大树,在我的眼里极速放大,随后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在我的头上持续扩散开来。我插在树干上,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把自己拔出来。在这之后,我开始慢慢的适应我这一副躯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月圆的晚上,我终于能随意控制自己,我在天上飞来飞去,开心无比。又不知是从哪一天起,我翻出了道士的那两部经书,我不认识字,但是我用心来感觉上面的字,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么做起来很难,但是我有的是时间,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漫长的日子,我终于成功了,我只要一翻开书,就能听到书的内容在我的脑子里响起。我知道了这两本经书的名字,一本只有一个字,叫《道》,另外一本,是两个字,叫《丹鼎》里面的内容说的是修炼和炼丹方面的事,后来的无数个岁月,我便每天按照那本叫《道》经书上面的方法打坐、吐纳,在这期间,我又吃了几粒那道士遗留的红丸,开始几次反应到还是剧烈,每次吃完,醒来后体质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但是到后来,似乎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我后来也从那本叫《丹鼎》的经书上知道,那红丸名曰赤霞固元旦,是一种在修炼初期提高修为的丹药,此物对高一点的层次的人用处不大。我自己试着炼了几种高阶丹药,服食之后境界又提升了一大截,就这样,我一步步走来,虽然只有区区千年光阴,但是我在炼丹、、控物变化、幻术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造诣了,而我修炼的道术基本都是道家修心之发,缺没有一点杀伐、攻击类法门,所以我才会被贵公子拘来,每日化身黄犬上山打猎。”

    那青蛇滔滔不绝的说完它的来历,让我不禁对它另眼相看起来,心中暗自惭愧。

    父亲听罢,对那青蛇抱拳拱了拱,略带歉意的道:“道友!立夫失敬了,小儿顽劣,如此冲撞道友,是他的不是,待此地事了,我定让他给你一个说法。”说完,目光一闪,似是一柄利剑刺向我们。我们都惶恐的低下头,往墙角缩了缩。

    “敢问道友,可知现在外面的魔物又是何来历?”父亲又问。

    “外面这魔物说来话长啦!”青蛇抬头看向窗外那赤红一片的天空,似在回忆着什么,半晌,它才幽幽的继续道:“此魔名唤赤阳子,它在妖魔界也是个鼎鼎有名的角色,背地里都称它叫赤阳魔君。”它刚说到这里,我就听父亲轻咦了一声,口中喃喃的道:“是它!?那么今晚的事就有点不好相与了。”母亲立在窗边,看不清面孔,却听她随着父亲的话,也轻叹了一声。随后轻声说道:“既然碰到了,说不得,这么也要会会它了。”声音虽低,却斩钉截铁,听着有说不出的豪气。

    青蛇一怔,接着开口问道:“不知您二位是?”

    父亲豪爽一笑道:“我夫妻便是江湖朋友们口里那,南成北李中的南成。”

    青蛇一听大惊,忙不迭的连呼哦久仰。

    父亲却没有再回话,而是转头看向窗外,若有所思。那青蛇似是在自说自话道:“这赤阳魔君本不是此地妖物,却不知怎地,前些年就突然来着蜈蚣山上,在山上寻了一处偏僻的废弃道观里修炼,赤阳魔君讨厌生人进山扰其清净,便在上山吃了几个樵夫、猎人。这样一来二去,生人就不敢上山来了。本来这蜈蚣山方圆百里,地方空旷,它修它的魔功,我练我的道法,互不相干,但是有一日它找到我,要我为他炼丹,我和他非亲非故,自然不肯,哪知道他就直接动起武来,我力敌落败,被他抓到那破败道观中,强逼炼丹。没奈何,我只好帮他炼丹,当然,我把那些丹药的药性都减了一半,有的还掺杂了一些对魔功有负面影响的草药,那魔头自然不知。我在他那破观里一来二去,呆的久了,竟被我发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秘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