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失踪的女中学生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先前说过,这梅龙镇位于川陕交界的大巴山麓腹地,山高林密,民风淳朴,自古以来,虽不曾是什么历史名城,但在这川北一带,也算得上是一方重镇。历来少出文人,多出武将。及至新中国以后,由于种种原因,小镇渐渐落寞下来,慢慢变得隔绝于世,最后,外面知道梅龙镇的人越来越少,梅龙镇终于被尘封成为了地图上的一个符号。

    由于落后,小镇上的年轻人都纷纷离开了这里,跑到外面去讨生活。有点本事的去了北上广,差一点的,就如我这般的是去了省城或者是县城里。梅龙镇本来就人丁不旺,这样一来,就更加萧条了。前几年的镇上搞了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镇上长住人口不过三百,就这三百来人,也还大都是老弱妇孺。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那就是简单和清净,镇子里的人相互都叫的出名字,邻里和平相处,没有特别富的,也没有特别穷的。大家都知足常乐,与世无争的活着。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一家快要倒闭的网吧和一个年久失修的破电影院,就构成了镇上年轻人所有的娱乐体验,而老年人,则是每天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晴天坐在门口麻石条上晒晒太阳,聊聊天,雨天就窝在小茶馆里打打几分钱的小麻将,吹吹牛逼。

    也正因为如此,小镇上的治安状况一直都是很好,连续十多年,除了偶尔有些小偷小摸(也就是张伯伯家小子摘了李奶奶家的石榴那点事),基本上就没有一件像样的案子发生。镇上唯一的一个派出所,常年处于闲置状态,派出所里的连所长在一起的三个警员,每天除了象征性的,穿着警服在街上走走,以昭示他们的存在之外,其余的时间除了蜗居在派出所里看看报纸,喝喝茶水,就是在各自家里的小菜园里劳作。。。

    小镇的日子就是这样云淡风轻,悠闲自在。

    直到三年前的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小镇从此将注定不会在太平下去。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的一个傍晚,小镇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叫如花的女中学生,在下午放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她的爷爷奶奶跑遍了她的学校以及她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直到第二天的早上都没有找到,心急如焚的爷爷奶奶最后想到了镇上好像还有一个派出所,就急匆匆的跑去保报案了。。。他们报案的时候,据说所长和手下的那两个警员都双眼发亮,面带惊喜,原因是,他们实在是太寂寞了,也太被这个小镇的平安边缘化太久了,他们现在终于得到了一个证明自己存在的机会。

    接到报案之后,三位警员兵分三路,迅速出击,小镇上仅仅只有几条小街,百来户人家,警员们开始了地毯式搜索,挨家挨户登门询问。可惜的是,效果不大,因为这些工作,早在昨天晚上,如花的爷爷奶奶就已经完成过了。

    虽然看似做了一番无用功,但其实作用还是有的,镇民们都很热心和淳朴,当他们从警员那知道如花失踪到现在还没有音讯的时候,终于坐不住了,纷纷走出家门,帮忙一起寻找。

    ***说过: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事实上也是这样,当群众们动起来以后,很快,一些有关于如花的蛛丝马迹也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

    一个驼背老人,住在小镇外面,靠近那条通往荒村的公路边上,他说,就在昨天的傍晚,他正从地里浇水回来,远远的看见一个穿着白衣黑裙的小姑娘,正在独自一人往那公路上走,当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距离又远,他看不清那小姑娘的长相,只是看到,她的头发很长,被夜风吹的披散在头上,好像连面孔都被遮住了。当时他想喊一声那小姑娘,但只是犹豫了一下,那小姑娘就已经走远了。说完这个,他看着围在身边的警员和镇民,脸上流露出一种纳闷的表情,又自语般低声说了一句:看了的小姑娘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拉着走过去的。

    不过围观的热心群众和在场的三个警员们都在激动的分析着这个线索,没有一个人在意了他的这句话。

    驼子告诉大家这件事的时间是在如花失踪后的第二天中午,之后,派出所长和镇干部们商量了一下,由于派出所仅仅只有三个人,出去镇外搜索,明显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希望镇领导能动员下群众,多派些人手去搜山,毕竟是关乎一条鲜活的生命,有些虚胖的镇领导,想都没想,就马上答应了。

    很快,一支由老头,老太,妇女,大老爷们,还有三个警员组成的五十来个人的搜山部队便浩浩荡荡的开出镇子,沿着那条通往荒村的公路,一路向山里面推进过去。。。

    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古人又说:世事难预料。谁到没有想到,仅仅是一次毫无悬念的进山搜索,却让整个梅龙镇,从此陷入了一场巨大的恐慌之中,

    当天的傍晚,当玫瑰色的晚霞还燃烧在西边的山顶上,进山搜索的村民们,三三两两,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镇子正当中,来到镇政府里的小院子里集合,大家叽叽喳喳的交流着上山寻找的经过,最后发现谁都没有找到有关于如花的一丁点线索。面对这样一个结果,众人都有些垂头丧气。看看人都到的差不多了,镇领导也出来询问了一些情况,但他在人群中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派出所所长和那两位警员,不由有些纳闷,就拉过一个镇民民来问,得到的回答是,大家在搜山的时候是散开成一条线走的,他没有看到那三个警员,镇领导又拉过几个人过来问了,还是没有答案,这个时候,天已经开始很快暗了下来,镇领导见他们还是没有消息,渐渐感觉到事态有些严重起来。他让大伙先回家吃饭,自己则是回到了办公室,给县里的领导挂了个电话,县里的领导让他再等段时间看看,如果到了明天早上还没有回来,再和他联系,他会处理这件事。镇领导听着电话那头县长的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而且好像县领导的旁边,还有个妖里妖气的女声,在不停的喊着县领导的名字,心头不由一阵烦躁。

    就在他刚一放下电话那当儿,就听到办公室门口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门便被撞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两个四十几岁的妇女,一进门,其中的一个就上前一把揪住镇领导的衣襟,大声的问道:“他们都回来了,我的男人怎么还没有回来?”

    镇领导一听这话,不由吃了一惊,忙定睛看去,认识是镇上买猪肉的汪屠夫的老婆秀英。只见这女人披头散发,满脸焦急。镇领导,轻轻掰开她的手,一脸尴尬的笑道:“哦哦。。。是秀英啊?有事慢慢说。。。慢慢说!”

    这时门口立着的那个女子也走了过来,眼圈通红,声音颤抖的开口问道:“黄镇长,我老公怎么还没有回来?天都这么黑了,你看。。。。”

    眼前的这个女人,镇领导再熟悉不过了,她是镇小学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派出所吴所长的妻子。

    看到这两个女人,镇领导一下子慌乱起来,一个头变得两个大。都怪这些年这小镇太平静了,让镇领导在任期间从没有接触或处理过这样一种棘手的事件。

    他无言以对,实在是交代不了,就只好打个哈哈道:“二位大嫂不要急,你看,他们都是那么大的人了,坚决不会出事的,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也许是找到了那个孩子了,在营救也说不定。是吧。。。你们现在先回去等着,有可能他们下一刻就能到家了。”说完,还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呵呵笑了两声。

    那秀娟没有理镇领导这一套,而是一屁股坐在办公室的仿皮长沙发上,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好了!”镇小学教师也没有说话,她默默的坐到秀娟的旁边,用行动做了回答。

    镇领导没有办法,只好给她们两个一人沏了一杯茶,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哪知他刚刚坐稳,外面脚步声响起,转眼门里又涌进一大帮人进来,他们当中有老有小,一进门,就扑倒镇领导的身前,一边拽着他的衣服,一边眼泪汪汪的问他要儿子。镇领导被他们拽的差点都瘫在那里了。他只好强打精神,一一陪着好话安慰过去。来的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另外两个没有回来的警员的父母亲戚。

    此时,有镇民听到消息,也都纷纷过来观看,一时间,镇政府里哭声,吵闹声乱作一团,镇领导搞的焦头烂额,但他限于职权,又没有办法给这些人一个完美的答复。最后他实在是搪塞不过去了,再看看窗外天已经漆黑,但人还没有回来,他一咬牙,又拨通了县领导的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