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二章 援兵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援兵

    中午十二点,黄镇长被外面的一阵喧闹声给吵醒了,他赶忙披衣走出房间,在招待所的走廊上,正和同样急匆匆走来的胡县长碰了个面,胡县长说,市里来人了,我们快出去迎接一下。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向大门外走去,黄镇长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出门一看,招待所外面的院子里已经停了三辆大巴,一个穿制服的胖子正在指挥一群人下车。胡县长一见那人,立马笑着迎了上去,嘴里喊着:“牛局,好久不见,你能来真是太好了!”那胖子看见胡县长,也笑着走过来握了握手,两个人似乎是很熟络的样子,就在招待所的门厅前聊了起来。

    不大一会功夫,车上的人都下来完了,在院子里列好队,一个浓眉大眼的粗豪汉子从队伍那边跑过来,向那个叫牛局的胖子请示下一步的安排。

    牛局笑着挥了挥手,让他们等一下,等县里的民兵集合好了再一起出发。浓眉大眼的汉子得令去了。

    黄镇长呆在那里左右无事,便过去和那汉子闲聊,这才知道,他们一部分是县市公安局刑警队的,还有一部分是市里抽调来的武警和民兵。对于梅龙镇里发生的这起连环失踪案,市领导非常重视,这次一共调集了近两百人过来,由市公安局牛副局长带队,那粗豪汉子自我介绍姓刘,名叫刘德华,是市里的刑警队长。黄镇长一开始听的还一本正经,及至后来听到他说起自己的名字时,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道:“就他这个五大三粗的样子也敢叫刘德华,要是给那个影星刘德华知道了还不气死。”

    那边的胡县长此时早已吩咐人去将那些在休息的民兵叫起来,到院子里列队。十分钟不到民兵都已经出来,排成几排,整整齐齐站在院子里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县民兵排长让民兵们报数时,报来报去却总是少了一个人。民兵排长纳闷了,还以为那人在招待所没有出来,派人进去找,那人去了半天,回来报告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这下子,民兵排长急了,赶紧跑来向胡县长汇报,一旁的黄镇长听了,心下不禁琢磨:“难道那人不告而别出去了?还是在晚上搜山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回来?”

    听了民兵排长的汇报,胡县长沉吟片刻,然后一脸严肃的对民兵排长指示道:“此事切切不可以伸张,为了不让大家产生恐慌情绪,你回去告诉他们,那个民兵是另有公干去了,至于他失踪的原因,我们下一步再慢慢调查。”民兵排长领会了胡县长的意思,快速转身回队伍那边去了。

    大约在下午一点左右,先前县里的民兵和后来来自县市的刑警、武警和民兵们终于集结完毕,并协调好了相互之间的关系,统一了指挥。现场行动指挥由刑警队长刘德华担任,副队长是黄镇长。而胡县长和牛副局长则坐镇梅龙镇招待所,负责远程遥控以及随时和市领导沟通的职能。

    就这样,近三百号人的队伍,在刘德华和黄镇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大山,开始了再一次的搜山。

    关于这三百来人的搜山过程,这里我们暂且不表,单表这搜山队伍里的两个小人物,其中一个姓洪名银宝,另外一个姓吴,名一凡,这两个人都是今天中午刚刚坐大巴车过来的,是市武装部的民兵。

    他们是一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对好基友。自打进了市武装部民兵连的第一天,他们就对上眼了。银宝长的皮肤黝黑,牛高马大,相貌堂堂,一凡则是细皮嫩肉,面白无须,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说话的声音更是细声细气、温温柔柔的,任谁乍一看都会把他当成了女子。二人在民兵连那是出了名的要好,整日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这次来到梅龙镇执行任务,这二人正好又一起被抽调了过来,这让他们兴奋的像是参加了一场免费的乡村数日游。

    在搜山的时候,他们俩自动归为了一组,一路上,天高云淡、鸟语花香、芳草萋萋、流水潺潺,二人在密林中,草坷里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旖旎的春光、多少让人迷醉的难忘记忆。。。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银宝和一凡来这梅龙镇搜山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一天,眼看着又到了黄昏,银宝对今天搜索结果已经早已不抱什么指望了。说实话,自从进山以来,在他的心里其实是巴不得就这样一直找下去,也一直找不到,那因为这些天,是他和他从认识到现在一起度过的最快乐的日子。荒山似是唤醒了他蛰伏已久的野性,而他的一凡,在这无尽的莽荒之中,也变得更加的柔弱和小鸟依人。

    此时,看着对面山梁上的那一丸即将落下的红日,银宝正一边拉着一凡的手,一边小心翼翼、一步一探的往山下挪。被他拉在身后的一凡,走了一天,此时早已累的汗流浃背,娇喘吁吁,浑身无力的靠在银宝宽阔的后背上,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好不容易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半山腰的时候,一凡突地一脚踏空,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接着便身体一骨碌向山坡下滚去。银宝一把没有拉住,眼见着他在那半人高的蒿草丛中滚了几滚,顷刻不见了踪影。

    银宝急了,一边大喊着一凡的名字,一边发了疯似的向一凡消失的方向追去。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此时银宝两眼发红,那里还顾得到其它,只知道拼着命的向山下跑去。山势陡峭,一路上荆棘灌木像鞭子一样抽在他的脸上、手上,身上也不知道被挂破了多少道血口子,远处,他似乎听见一凡在大声呼救的声音,他心里越来越焦急,下冲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跑到后来,根本就已经刹不住脚步了,最终,在躲过一蓬张满长长尖刺的荆棘之后,他一个收势不住,终于一跤摔倒,脑袋重重的磕在一个树桩上,一阵剧痛传来,他两眼一黑,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