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荒山夜雨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荒山雨夜

    一阵刺骨的冰凉中,银宝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豆大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脸上,他的脑袋像被针扎一样,一阵阵剧痛,他费力的爬起身来,双手触地的地方感觉到是一片极稠的泥浆和杂草,摸了摸腰间,所幸的是,挂在腰间的武装带还在,他摸索着取出装在武装带上的强光手电,摁亮了,在手电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不大的土坑里,土坑四沿上长满了长长的蒿草,在急雨狂风中杂乱的舞动着。一颗颗雨点穿过蒿草的间隙,在手电的光照下,如同一根根拉长的银线,闪闪发光,连绵不断。

    他随即又照向土坑的四壁,这一看,直接吓得他毛骨悚然,头皮发麻。在强光手电的光照下,他看见,在周身四侧的坑壁上,密密麻麻的蠕动着无数浑身生满黑色刚毛的虫子,这些虫子都有小指粗细,一只叠一只的堆在那里,宛如一层流动的黑色水波,银宝面对着这些虫子瞬间便僵在那里,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衣服和裤子里都有无数的东西在缓缓爬动。下一刻,银宝顾不上头痛,睁大眼睛一声大吼,像只弹簧一般向坑壁窜去,然后手忙脚乱、四爪并用的向坑外攀去。土坑并不很深,没费什么力气,他就已经趴在坑上的地面上了。

    一到坑外面,银宝就急忙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用手飞快的拂落爬满身上的黑色毛虫,也幸亏那雨落的够大,不一会他的身上就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但是,虽然那些虫子被搞干净了,他的身上凡是被那虫子沾过的地方,却起了一串串黄豆大小的水泡,火烧火燎的,异常难受。

    弄掉了身体上的虫子,接下来他把衣服和裤子上的虫子也清理了一遍,这才又重新穿上,系上武装带,拿起强光手电筒。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空仔细的打量起他周围的环境。

    此时他站立的地方,是一个两山之间的峡谷,往前是黑茫茫一片,长满灌木、杂草的山路,往后则是一片密密匝匝、黑魆魆的树林,两边是各是一座大山,山势奇雄,乱石林立。山中不时传出野兽的咆哮和夜枭的厉号。

    银宝呆立在雨中,理了理思路,他现在要做的,第一是要搞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第二是要找到一凡;第三是找到一凡后和一凡一起走出去,离开这里回到镇上。这其中第一件事他现在就无法办到,因为他本身对这片山区就很陌生,再加上大雨和天黑改变了环境的很多表象。使他更加搞不清楚了。他站在那里,摸摸头,左顾右盼的想了半天,最后他决定还是沿着那条荒草丛生的小路往前走。因为有路的地方就肯定会有人出没。

    雨还在下,瓢泼大雨给这夜的深山又多凭添了几分阴森和凶险。

    银宝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湿漉漉的山道上,内心极度惶恐,他一边用力拨开面前蓬乱的蒿草,一边瞪大眼睛向四下张望,希望能看到一凡,他想大声呼喊,但又怕声音会引来什么猛兽,他的半自动步枪,早在从土坑里醒来时就没有看到了,一个失去了武器的人类,在这莽莽大山里,就如同一头没有了獠牙的野兽,是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眼前的山路似乎没有尽头,依然在杂草丛中蜿蜒曲折的向黑暗中的前方延伸着,不知道通向何方。

    银宝已经走不动了,身体上被黑色虫子灼伤的地方像被烙铁烙过一般,火辣辣的一片,头上被树桩磕过的那个口子也像裂开了似的,痛的钻心。他停了下来,绝望的仰视着两侧陡峭的山壁和前面不知尽头的黑暗深处,脸上满是苦涩和悲伤。

    “难道。。。?我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我的父亲、母亲当他们知道我就这样死在这里了,不知道他们会有多伤心。。。?队友们明天发现我失踪了,他们会来找我吗。。。?还有一凡。。。”他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雨落在头上、身上,他的脸上湿了一片,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

    山风怒号,雨水纵横,不远处的草丛中,一双白惨惨的眼睛正在偷偷窥视着他。

    。。。

    梅龙镇的镇政府小礼堂里,此时灯火通明,香烟缭绕,不大的会议圆桌四周坐满了人,就连靠墙的地方也都或站或坐的挤的水泄不通。所有的人都面色沉重,愁眉不展。气氛紧张而压抑。圆桌的上首,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面白无须的眼睛男,正是胡县长,另一个是一个满脸横肉,面色油光发亮的大胖子,此人前面大家也都见过,不是别人,乃是市公安局的牛副局长。在他二人的两侧下首,分别坐着的是刘德华和黄镇长。

    “同志们!困难只是暂时的,我们xx党人,是不会被眼前的这点困难压到的。”胡县长喝了口茶,声音低沉的说道。“这几天我们的搜索行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进展,但是,事实上我们收获了很多!现实再一次的证明了,我们xx党人是伟大的、光荣的、一心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今天的失败,不是永远的失败,那只是我们通向胜利的一个过程。。。”正说道这里,胡县长腰里的摩托罗拉手机响了,胡县长拿起电话看了一下号码,急忙起身走到了屋外。透过破旧的铝合金拉门,黄镇长他们听到胡县长那有些无奈的声音:“阿娇啊,快了,差不多我就回来了,我真的很。。。。。”后面的声音低了下去,听不清楚,接着下来在一连串好!好!好!的声音里,胡县长挂了电话,一脸严肃的走了回来。

    一边的牛局长会心的一笑,接下了胡县长的话题,他的声音低沉浑厚,颇有点男中音的气势,就听他说:“同志们!刚刚胡县长说道非常有道理,虽然现在我们遇到了挫折,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发扬我当一不怕食,二不怕苦的优良传统,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现在市领导极其重视梅龙镇的这件失踪案件,我们必须要在这里打个翻身仗,向市领导交一份完美的答卷。”说完,他用力的挥舞了一下粗短的手臂。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春雷般的掌声。

    。。。。。

    大山深处,大雨瓢泼,一道刺目的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惊天的霹雳在银宝的头上炸响。雷鸣动天,银宝被雷声给禁锢的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雷鸣轰轰,良久,天地才又重新落入了一片空寂当中。

    银宝似是被那雷声给震的痴了,站在那里傻傻的发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悠扬婉转的歌声,声音极细,几不可闻。他大感诧异,忙凝神细听,却听的那歌声悠忽消失,悠忽响起,曲调或高或低、或快或慢,如梦中的呓语,又似情人的呢喃,唱的正是一首江南民歌《采莲曲》。才听的几句,银宝便迷醉其中,不能自拔,不自觉的迈开脚步,向那阴风怒号的山脚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