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好“人”白素贞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人”白素贞

    此时她也不再顾那银宝,一转身,便从刚刚站立的地方消失不见。

    紧接着,就见那老妪神色慌张的从外屋进来,看都没有看银宝一眼,而是操起窗边长几上的那张古琴,轻轻拨弄了几下,那琴上的冰封登时化作一片星星点点的银芒散入窗外的茫茫浓雾之中。

    老妪拿着古琴,身体微微作势,在那窗前一晃,也刹那不见了踪影。

    这时就听到草庐外面呼喝之声响起,然后是一连串的轰然声响,期间夹杂这电光霍霍,闪的银宝都睁不开眼睛。他下意识的抬手蒙眼,却猛地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他冻僵的身体居然可以活动了,他内心欣喜,也顾不得刚刚那白素贞和他说过的成魔的那些话,赶紧扭腰摇头先运动运动,心里暗道:“管他是魔是人,活下来就好!”运动了几下,他感到自己手脚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僵硬麻木了,这才走了两步,本想伸头出去看看,但一想外面都是高人在斗法,光听声音就已经让人心惊肉跳了,如果自己把头伸出去,让他们万一一个不小心,把自己也殃及了,那可是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了,更不要说赔钱了。所以,最后他走到了那张铺着绣花锦被的大床旁边,想也没想就一屁股坐在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床沿上。

    窗外的战事似乎非常激烈,呼啸声、爆炸声不绝于耳,后来还听到了一阵高亢激昂的古琴声,大概是那老妪也加入了战团。

    银宝坐在床上,左摸摸右捏捏,,一会又掀起垫被的一角,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其实,以前的银宝虽然鲁莽,但并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现在他在这里手脚不停的同时,其实自己也发现了自己行为上的这些变化,他内心也想控制,但控制不住,只好就顺其自然了。

    他在床上翻着翻着,什么都没有翻到。正感无趣,突然灵机一动,从床上溜了下来,蹲在地上,一伸手,掏出腰里的强光手电筒,对一片漆黑的床下照去。

    黑漆漆的床底被电筒照亮的那一刻,银宝惊喝一声,差点没有晕死过去。

    银宝就看见,在那手电筒的光照下,床底下赫然竟出现了一具大红的棺材。那种红,是一种鲜艳欲滴的红,红的渗人,让人一眼看去,就有一种毛骨悚然、极度危险的感觉。

    窗外激斗声依然火爆,银宝蹲在窗前,一筹莫展,心中七上八下胡乱想着。

    。。。。。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激斗中,突然一阵狂风卷起将房屋周围的凝胶一般的浓雾吹的干干净净,银宝对外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天早已经蒙蒙亮了,没有了那浓雾的阻隔,山里的早晨显得格外苍翠清新,让银宝精神一震,他大口的呼吸着那清凉无比的空气。心里暗自祈祷,老天保佑,我还活着,下一刻,他又想起来一凡,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就这样蹲在床前,一边想着,一边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草庐外面,此时激斗似已经到了高潮,面具老者明显已占了上风,只见他离地悬浮丈许,宛如天仙,两只宽大的袍袖似灌满了气的风帆,双手或指或掌,连续的点按而出,每一次击出,都带出一道强劲的气流漩涡,宛如实质。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高诵着一连串晦涩悠扬的经文。那经文一经他口中迸出,立刻形成一环环绵绵密密的金色光圈,铺天盖地的向那白发女子和老妪罩去。

    而地面上那白发女子正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口鼻处滴滴答答正不断溢出淡蓝色的血液,在她的身体周遭有一层微弱的青色光幕结界。在老者的不断轰击下早已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会消散。而那老妪,则披头散发,一脸青灰色,委顿在她的脚边,生死不知。

    蓦地,半空中那面具老者一声大喝,宛如晴空响起了一个霹雳,接下来他口中诵念之声陡然加速,那一环环金色的音波光圈竟连成一道光柱,发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音爆之声,闪电般的向那光色晦暗的结界轰击过去。

    结界中白发女子,猛然睁开双目,面露绝然之色,她一声厉啸,猛的用力咬破舌尖,一口蓝色的精血喷出,天女散花一般,飞溅到那光芒正在黯然消退的结界光幕上。那光幕被精血一喷,其上蜿蜒如蚯蚓般明灭的流光瞬时闪了一闪,下一刻光幕发出“嗡”的一声轻颤,然后一阵巨大的“噼啪”电流交会声响彻山谷,那结界光幕“呼”的一声光芒大盛,一团幽蓝色的光芒,如同燃烧的火焰,抖的窜起数丈。老者的金色经文光柱击到那蓝色光幕之上,蓦地荡起一大片流光的涟漪,那涟漪一波波、一浪浪的慢慢扩散扩散开来,,最终被那蓝光吞没,消失不见。。

    那女子喷完精血,体力似是以衰弱到了极点,坐在那里,晃了几晃,才稳下身来没有倒下。她幽幽的看了半空中那面具老者一眼,重又缓缓阖上双目,面露痛苦之色。

    半空中的面具老者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眼神中似是流露出一丝意外。下一刻,他静止下来,冉冉的踏在半空,山风鼓荡着他宽大的青袍,发出猎猎的带风之声。他掩在面具后的双眸神色复杂地看向那结界光幕里的那个女子,似同情,似无奈,又或是难过,俄而,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悠悠的说道:“我知道你。。。你是白素贞,你身边的老妪,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应该就是小青吧?”声音了了,说不尽的沧桑萧索。

    那结界光幕下正在调息的女子,听到他的声音,一双峨眉蹙了一蹙,脸上肌肉扭动,似是抗拒,似是挣扎。

    结界外青袍面具老者的声音又起:“我听到过很多关于你的传说。。。很的。。。很多。。。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一个好人。。。非常好的。。。人。。。但如今。。。这样。。。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我相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作为你。。。白素贞都不会真正的堕入魔道。你一定会用你的善良和你的智慧走出这道魔障的。”老者说道这里,抬头仰望苍天,长叹一声,似是胸中积郁着无尽的块垒。随后,他转头又道:“白素贞,老夫知道你刚刚伤的很重,但体伤好治,心伤难疗。老夫刚刚只是想知道一点点真相,出手略有些重了些,这里有两丸先天五行归气培元金丹,还是老夫旧年的一个故友所赠,一直没有机会用,今天就转赠与你二人了吧。”说罢,曲指一弹,就见那两颗金色的药丸滴溜溜从半空中向那结界处飞去。说也奇怪,那药丸在碰到结界的时候竟未受到任何阻挡,直接落入打坐的白素贞的怀中。

    半空中的老者眼神中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接着说道:“当今天下,那些以前蛰伏在荒野大泽中的老魔们都早已入世,且布局已久,芸芸众生潢不自知,一味沉迷于名利,为一点小小的得失勾心斗角,疲于奔命,其实都已是落入魔族的彀中,每个人的心里本都有一丝魔念,一旦被勾动,这人世间就将万劫不复了。”

    那结界光幕中的白素贞听的老者此话,微闭的眼片微微颤动,沉默片刻,她忽地开口道:“我之所以被魔君挟持,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迄今为止,我也一直都是虚与委蛇,并未真正的作出那为虎作伥之事,法师在如此险恶之境,不惧魔焰,激流勇进,敢于担当,力扶大厦于将倾,挽救蚁民于不复,丹心可照日月,素贞极其钦佩,等小女子安排好此间一些纠葛,必将跟随法师,共除魔焰,救蒙民于水火,复朗朗之乾坤。”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似是十分疲倦,脸色惨白,缓缓垂下头去。

    那半空中的老者看她这样,眼神里浮现出一抹不忍和内疚,他缓缓降到地面,跨步来到白素贞的面前,歉声说道:“老夫临行在即,还有很多要事要办,不能帮你疗伤了,你务必要服用那药丸,它会对你裨益良多。”说完,他从怀里抽出一封书信,递进光幕,正色道:“此封书信极其重要,关乎此地魔障的一些端倪,请你务必要转送到一个叫成道明的法师手里,我算到,他近日就将来这梅龙镇一带,切记、切记!”说罢,就见他一晃身形,化作了一道金光,向远方电射而去,转眼踪迹全无。。

    白素贞将那封信接在手上,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低头看向身侧躺卧在那一动不动的老妪,忽然脸色变了变,开口笑道:“婆婆,天亮了,该醒醒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