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不速之客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速之客

    镇招待所小食堂里灯火通明,胡县长和牛局正在招待几位不速之客。酒桌上觥筹交错,腊肉飘香,酒意醺醺,各种山间野味罗列杂陈,地头土菜比比皆是。当中一位贵客,乃是省公安厅刑侦处的杨洋杨处长,这杨处长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的剑眉星目,立耳隆鼻,薄嘴唇、四方脸,从侧面看去,后脑似刀削的一般,扁无其扁,以至于他在省厅有了个出了名的外号,叫扁处。

    此时这扁处酒过三巡,面色涨红,正对着那一边低头拼命啃着一块猪蹄筋的牛局微醺道:“那个。。。老牛啊。。。省里王高官对你们梅龙镇的案子非常重视,特地亲自和我们朱厅长为这事碰了个头,要求我们省厅必须协助你们地方,从快、从。。。那个啥的办好这个案子。。。呃!为此,朱厅长特地派我还有三位刑侦专家一起过来。。。”说罢用手逐一指向坐在他身边的三个穿着便装的汉子给大家介绍了一番。当他的手指到第四个人的时候,话音明显的顿了一声顿,似乎在脑子里想了一想,才继续开口介绍道:“这位成先生,是王高官亲自请来的一位高人,这次也和我们一起过来,还望大家有什么事情多和他沟通、商量。”说完,他态度十分恭谦的对那个叫成先生的笑着点点头。

    在坐的几个人谁不是官场上的老狐狸,见他如此客气的态度,而眼前这姓成的又和那王高官有关系,哪能还不会明白此人的地位。当下都忙不迭的笑着对那成先生笑着看过去。

    就见那成先生满头银发,颌下蓄作一把长约尺许的白须,身穿一件青白色的古式布袍,向他脸上细细看去,肤白莹润,满面红光,额头眉间隐隐有几道浅浅的皱纹,单看这脸,估摸也就四十上下年纪,只和那一头的银丝并置在一起,就显得极其怪诞和不协调。

    那成先生的扁处介绍,也不倨傲,反是双手端杯,对全桌在坐的所有人,转了一圈,开口言道:“老朽成道明,茅山传人,应老友相托,今到贵宝地,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各位的支持和帮助。。。在这里,道明先行谢谢在坐各位了。”说罢,他抬起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桌上众人见那成道明喝酒如此豪爽,态度又非常谦和,不觉都油然生出一丝好感。牛局几个也忙把杯中酒尽了。

    正喧闹间,突然就听的“哐当”一声大响,伴着女服务员的凄厉尖叫,小食堂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了。众人都是一惊,但他们毕竟都是些见过世面的人,瞬间就又都冷静下来,一个个凝目朝那刚刚发出巨大声响的门口方向望去。却只见那已经是洞开的门口,此时正伏着一个满身是血,衣衫褴褛的汉子。

    正在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搞的不知所措的时候,在坐中黄镇长突地离席而起,几步抢到那人身边,一边跑还一边大呼:“民小民!民小民!!你!!!你!!!这是怎么了?”

    却见那褴褛汉子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竟似是死了一般。

    黄镇长抖抖嗦嗦地伸出双手,想去将他翻过来,谁知,就在他的双手刚刚要触及到那人的身上时,突地异变陡生,地上那人也不知怎地,猛地仰起头来,露出一张消瘦苍白的面孔,那脸上纵横交错画满了一道道乌黑的指印,指印那种深入骨髓的乌黑和他那青白的面色对比,给人一种异常奇诡恐怖的感觉。青白脸孔上的双目仿佛瞌睡了一般,没有一丝神采。

    黄镇长见他异动,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往后缩了缩。

    那人一看到黄镇长,脸上那双本来黯淡无神的眼睛里突然绽出了一点亮光,他脸上肌肉扭动,嘴唇蠕动,似是急着想说出什么,但是,刚刚开口,就从他的嘴里“哇”的一声,喷出老大一口黑血。黄镇长离他近在咫尺,堪堪被那口黑血喷的一头一脸,狼狈不堪。

    黄镇长用手抹去了那些黏在脸上的黑血,也顾不得其他,一把上前将他扶的半坐在地面上,嘴里一边不停的喊着民小民这个名字。

    那个叫民小民的人,有气无力的靠在黄镇长身上,大口的喘着气,胸口一上一下剧烈的起伏着,似是极度的疲惫和虚弱。过了半晌,他似乎是缓过了一口气,这才艰难的开口说道:’“黄镇长。。。”声音微弱,细若游丝。

    黄镇长听出了他的声音虚弱,急忙制止他道:“不急,不急,民小民,有什么话,咱们用不着急于一时,来。。。来。。。来。。。写过来喝口茶,缓一缓再说。”

    这时候,饭桌上其他几个人也都已经围了过来,大家七手八脚一齐用力把民小民抬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下,女服务员给他端来了一杯温热的香茶。

    那民小民靠在沙发上,喝了几口热茶,休息了片刻,脸上终于慢慢有了一丝血色。蓦地,他一把拉住离他最近的黄镇长给他喂茶的手,紧紧的握着,任那温热的茶水泼的一身都丝毫不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向黄镇长,里面流露出一种惊悚、害怕和焦急的神色。他张开口急切的说道:“黄。。。黄镇长!。。。快。。。快。。。快去救救他们!!!再。。。再晚了。。。就来不及了。。。”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他又疲惫下来,一缕缕黑色的血液从他的眼角、鼻孔、嘴角不住的溢出。

    周围众人都听的一头雾水,连黄镇长也被他这番无头无尾的话搞的不知就里,蹲在他旁边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

    就在众人都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在人丛的外围,突然响起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各位让一让,这位小哥像是被魔气侵体,让山人来帮他看上一看。”

    今天高兴,免费再发一首去年的旧诗。

    卖蛋人

    润秋.水秋泓

    没有颜色

    没有形状

    世界砌满石头

    没有缝隙和光

    他和他的蛋

    在阴天的街上

    用朝圣的姿势

    换取

    一点点

    简单的

    生活

    以及

    明天

    女儿的嫁妆

    没有娱乐

    没有期盼

    黝黑干枯的手

    雪白丰润的蛋

    木然的笑脸

    怯弱的还价

    在这城市

    匆匆地

    走街串巷

    润秋

    2017.6.30

    于池州翠微苑星辰书画社

    昨天在店门口,看见一人半跪卖蛋,拍之,发感,凑诗一首记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