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来自夜晚的知了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来自夜晚的知了

    山谷之中,草庐的外面,虫声低吟,薄雾迷蒙,天上一扇圆月高悬,给山石头草叶披上了一层淡蓝的银装,刘德华和他的几个伙伴,一个个紧握双拳,手心都沁出了一阵阵冷汗,他们捏呆呆的站在夜风里,双目一霎不霎那的盯着那草庐,草庐里没有声音,也没有人影,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在莫名的摇曳。

    时间走到是那么的慢,慢的让人都感觉心跳是不是已经停止了。就在这寂静的让人窒息的山谷月夜里,沉默中的刘德华突然想起了一件童年的往事。。。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的月亮,也像是和现在一样的,明亮的挂在天上,小村庄里,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早就沉沉的睡去了,只有几个孩子,正偷偷的溜出家门,带着小纸盒和手电,奔去村前的老树林里集结,去完成一个只有在夜晚才能做的事情——摸知了。当小刘德华和他的几个小朋友,大胖、国富、三狗几个人都到齐之后,便每个人都拿出藏在腰间的手电筒,在林子里上上下下、东南西北的乱照起来的开始了找知了。

    知了是一种很可怜的昆虫,在法布尔的昆虫记里,对这种数年的地底劳工,只为了短短几个月的歌唱的虫儿进行过详尽的描述,而在飞天歌唱的前夜,很多时候,在知了来说,都也是一个无比凶险的经历,先不必说鸟和螳螂,最可怕的其实还是孩子,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在孩子们单调的娱乐生活中,摸知了,应该是最最开心的一种消遣了,他们会从地上的一个小如针眼的小洞里用柔嫩的小手指挖出一只正在观望户外天气的土知了,或者是在地面或树上发现正在爬行,忙着找地方退壳的知了,怀着无比的惊喜和兴奋把它们抓回去以后,再把它们放在纸盒或蚊帐里,一夜无眠的看着他们退壳,直到,知了们退壳成功,由一身嫰绿被风吹成了墨黑,留下一个沾满泥土的壳儿,空虚的挂在那里,孩子们才会心满意足的睡去。但是,往往这样被抓回来的知了,都是活不了多久的,它们的歌声唱不完这个夏天。

    在那一个月色蒙蒙的夜晚,刘德华和他的小伙伴们,运气并不是很好,折腾了大半夜,也没有摸到几只知了,大家碰了碰头,都觉得不是很满意,最后,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大家不知不觉的都渐渐向林子的更深处摸索过去。

    那是一片古老的柳树和槐树杂生的老林,树木基本上都是有三人合抱那么粗,对于这个林子,在大人的嘴里有很多很多恐怖的传说,平时,即使在白天,这里也是阴森森一片,没有人会让自己的孩子们进去玩耍。但是,奇怪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孩子们发现,这里的知了资源异乎寻常的丰富,基本上,每次过来都会满载而归,孩子们在这里,几天就能积上一小篮子蝉蜕,然后父母们把这些东西卖到城里的中药铺子里,买了钱,回来给一家人开开荤,扯块布什么的,所以家长们得到了切实利益了,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管孩子们进出树林的事了。

    树林里阴森森的,四个孩子走在里面,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和单薄,他们手上的手电筒昏黄而暗淡的光芒,在高大的树影下,就如同几点萤火虫的微光。苍白的闪烁着。

    刘德华他们战战兢兢的走着,一路上不时的拿这手电筒对着地面上、树干上乱照,希望能发现几只黄褐色土知了。走着走着,四个人慢慢的分了开来,各自朝着一个方向寻觅而去。

    刘德华走的是一条向前直行的路,路上净是大树,地面上粗大的根茎蜿蜒虬结,如一条条大蛇的脊梁,他小心翼翼的穿行其间,晃动这手电,仔仔细细四下搜索着,不时还趴在地上,用手指掏一掏疑似知了洞穴的小孔,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出了不知道有多远了,不过,收获倒也是不少,随身携带的小纸盒里,已经装了大半,大概有三十多只的样子。看着手中这大半盒子的战利品,他非常开心,开心的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那些有关于这密林深处的传说。

    突然,他听到在身后的远处,传来了一声惶急的呼号,听声音,似乎是国富发出来的,他皱了皱眉头,停下了正在探入一个小洞的手指,犹?了片刻,还是站了起来,快步朝刚刚那个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

    奔跑中,他听到国富慌张的声音再次响起:“快来啊!!!快来看。。。这是什么。。。?”接下来,又听到几串杂乱的脚步声就在左近纷踏而来。

    终于,当他气喘吁吁的跑到国富刚刚声音传来的地方时,却并没有看到国富,他看到的是一栋孤零零的小木屋,木屋的窗口里,正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灯光摇曳,一如今夜的草庐。

    身后脚步声响起,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刘德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大胖赶到了,再过了片刻,三狗到了,三个人站在离那小屋不远处,都睁大眼睛看着这树影里的房子,呆呆的一声不响。大家都知道,在这片树林里,从来就少有人来,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住在这里了,但是在这会儿,在他们的眼前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一座奇怪的小木屋,而起还亮着灯点着灯。

    看了半天,三狗最先沉不住气,问道:“国富呢?”

    刘德华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大胖看了看他们,小声道:“是不是进屋子里去了?”

    刘德华没有说话,他在想一个村子里一直流传的故事,一个以前大人用来吓唬他们的故事。

    说的是很久以前,有一年山里发生了旱灾,地里颗粒无收,眼看着村里每户人家的存粮就都已经吃光了,家家户户面临着即将被饿死的危险,这个时候,有人就发现村后的赵寡妇家的烟囱里每天都还冒着炊烟,这赵寡妇本身是个外来户,老公早死,就拖着一双小儿女在村后的一间小木屋里过活,平时一个人种点粮食和蔬菜维持生计,从不和村里人来往。村民们一开始还有些好奇,偷窥搭讪往往都碰的一鼻子灰,时间一长,大家的好奇心渐渐的淡了,慢慢的也就把她边缘化,没有人再关注这个人了。

    直到今天,当饥肠辘辘的村民们看见了赵寡妇屋顶烟囱了飘出的炊烟,这才又想起了原来还有这么一号人。在饥饿的驱使下,在生与死之间,人们扯下了所有伦理、道德、和善的面具,大家互相扶持着,一窝蜂的向赵寡妇家的方向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