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一生之约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生之约

    “魔是什么?”菩提树下,一个清秀的小道童,一脸疑惑的看向他眼前的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那老者正拈着一枚晶莹的棋子微笑着对着一局残棋。

    “魔。。。就是。。。痴念,每个人一出生的时候就自带痴念,也就是魔性,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魔,只有非常执着的人中的一部分,他们的执念在人生中被某种事情或事物激发,经过不断的演变、深化,最后走向偏激,才会成魔。”老者徐徐说到。

    “哦!师傅,徒儿受教了。那魔都是坏的吗?”道童咧嘴一笑,想了想又一脸认真的问道,似乎这件事和他关系非常重大。

    “呵呵。。。徒儿。。。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好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只不过,当少数的生命体在活着的过程中,伤害了大多数生命体的利益的时候,便被大多数定义为坏,比方狮子之对于牛群;狼对于羊,但是,狮子和狼它们是不会这么想的。在我们普通人而言,伤害到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亲人的人就是坏人,或者一个其他的群体要对我们这个群体整体不利的,同样也是坏人,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今天下,魔氛再起,其目的是要灭尽人类,所以你该知道去怎样定义魔是好还是坏了。”老者看着面前道童稚嫩的小脸,语重心长的说。

    “哦。。。”清秀道童应了一声,眼神中霎那间似乎有一些清明,但是很快又笼上了一层迷雾,他喃喃的自语道:“那她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呢?”

    老者看着他,面露怜惜之色,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

    山谷里,大火仍在熊熊,但燃烧的更旺的是刘德华他们的怒火,山谷内灌木杂草丛生,本就不缺生火之物,只片刻时间大伙儿已经扎缚起上百根巨大的火把,只等刘德华一声令下,便对那黑色流体怪物发起最后一搏。

    不远处,那怪物似乎也洞察了刘德华他们的用意,正在一点点的往后倒退,不时还发出一声声瘆人的尖啸声。

    但是,不管是怪物,还是武警民兵,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黑暗的夜空中,阴沉沉的乌云下面,此时,正悬浮着一只巨鸟,在巨鸟宽大的羽翼上,盘膝坐着一个长袖当风的白袍道人,道人看去有四十几许年纪,长眉下一双精光灿然的鹰目,正一霎不霎的注视着山谷内的所有动静。

    。。。

    浓密阴暗的树林里,胡县长的故事还在继续,他看着地上好像已经死了的成道明,莫名其妙的干笑了几声,然后又如同祥林嫂一般,自顾自的往下叙说起来。

    那个夜晚,对我们来说,注定就是一个不眠之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把她搂在怀里,任她涌泉般的泪水湿透了我的衬衣,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静静的彼此相拥,一直到清晨的第一缕晨曦划破了夜,把一阵阵清脆的鸟鸣和金色的朝霞送进了我们的小窗,我才捧起她潮红的俏脸,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但是无比坚定的说:“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让你和我分开,直到地老天荒。。。”

    她听了我的话,浑身一颤,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再一次盈满了眼眶。。。“不!!!”她惶急的说,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会毁掉你的!!!”她的声音急促,仿佛她自己就是一个病菌,而我只要接触到她,就会被感染上不治之症一样。

    我心疼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真情流露的紧张表情,忍不住再一次用力一把将她拥入怀里,我贴着她的耳朵柔声说道:“影,你就是我的全部,你知道吗?我这么多年的打拼都只是为了你,没有了你,我的人生也就不再有任何意义。。。不要担心,不要怕连累我,凡事有我自有计较。。。”

    这一天的天气特别的好,我昨天会议已经开过了,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把日常工作安排了一下,我便和她一起先出去吃了一个早饭,然后我们一起去逛了市里的商业街,商业街十分繁华,这些年我虽然常常来市里,但大多是公事,即使有时会盘恒几天,但也都是和一些单位的领导或者是企业老板吃吃喝喝,基本上没有闲功夫来这里逛街。而影却像是对这里异常熟悉,经过早晨这一段时间的缓冲,活力似乎又慢慢回到了她的身上,她带着我走街串巷,跑了好多店铺,在一家男装店里,还非要给我买一件羊毛衫,我要自己付钱,却被她抢着先付掉了,我看着手中的羊毛衫,在看着她明媚、灿烂的笑脸,心里一时五味杂陈,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感觉到我的眼角有些湿润,一颗心颤颤的发热。影看着我呆呆的样子,怕我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什么少儿不宜的话来,赶紧拉这我向外跑去。

    整个上午,我们都是在快乐和悠闲中度过的,应该说,这也是我一生中最最快乐的一个上午。

    午饭是在一个露天的排档里吃的,几块钱的面条和茶叶蛋和着老板娘热情的微笑,让我们吃的非常满足,当我们喝下最后一口面汤,捧着肚子,互相搀扶着蹒跚走出排档时,明晃晃的太阳正挂在中天,把秋天的街道照耀的竟有了几分夏的感觉。

    突然,我身边的影一个趔趄,我赶紧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她才不至于跌倒,我扶住她,正要取笑她为什么这样不小心,却突然看见她的脸上表情痛苦,豆大的汗珠向雨点般从她的额头、脖颈滚落,脸色更是像纸一样,白的吓人。我见情况不妙,以为她是被这毒日烤的中暑了,赶紧一把抱起她向沿街对面的一家卖冷饮的店铺里跑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超市,里面陈列着一些日杂、烟酒、冷饮等杂货,门口撑着一个很大的遮阳棚,将白亮的阳光全部都挡在了外面,店里面光线很暗,十分阴凉。我在商家那里借了张凳子扶着影坐了,然后买了两瓶冰镇矿泉水,一瓶贴着她的额头帮给消暑,另外一瓶拧开了,一点点的喂她喝了,这样过来好一会儿,她才直起身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看她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不再是那样的青白,而是恢复了一点红润。看她好了一些,我这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在小店里又坐了一会功夫,眼看着外面的阳光渐渐的淡了一些,影对我说:“我们去看电影吧,听说这几天放的是一部叫《猛鬼街》的美国电影,听这名字就很恐怖,敢不敢陪我去看?”

    在她的面前我怎敢示弱,虽然我从小就非常胆小,一个人都不敢走夜路,但是,这是她的请求,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的。于是我一拍胸脯,装着很无所谓的样子说:“有什么不敢,电影院在哪,咱们现在就去。。。”临了还加了一句:“画。。。画皮你知道吗?我。。。我三岁就敢看画皮了,哼!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