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黑色杀机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黑色杀机

    这歌声怎么如此的熟悉,我认真又听了几遍,猛然,如同一道闪电划过我是脑海。。。这。。。这。。。不就是刚刚电影上的那几个在破旧老房子门口跳绳的孩子唱的歌吗?声音曲调和电影上的一模一样。难道???但是,电影明明已经因为某种原因关闭了,现在连影像都没有一点,哪里还会有歌声呢?况且,电影院的音响系统都是挂在四周高高的墙壁上的,而现在的歌声却只是从一个方向传过来的。那么。。。那么。。。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

    此时,那歌声渐渐越来越响,好像那些唱歌的孩子正在向我这个方向慢慢靠近,夹杂在那歌声中,间或还能听到一连串清脆的自行车铃铛声。我大为紧张,只觉得全身发软、汗出如浆,不知道在这不明的黑暗中究竟有什么样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而我遗落的絮影,她这样的一个如此黑暗诡异的地方,是否已经遭遇了不测?

    突地,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发出了一声女人惨厉的尖叫,那叫声撕心裂肺,似是遭遇了什么极端恐怖的事情,又像是临死前的呼号,我听的心里猛地一阵抽搐,口中失声叫道:“絮影!!!”然而,我话音未落,就听到在我的周围响起了一连串的惨号之声。声音有男有女、有老又少,声音惊悚可怖,宛如地狱之门洞开,无数游魂野鬼在哀嚎哭叫。这一波怪声来的太过突然,我被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然后一发足,拼了命的就往外跑。电影院里这时漆黑一片,我凭着感觉沿着我座位的这排椅子前狭窄的通道跌跌撞撞的才没跑几步,额角就重重的撞在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上,起处,我还以为是撞到了椅子的扶手,但是,瞬间我就又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我是站着跑的,而影院里座位扶手的高度,差不多也就比我膝盖高一些,无论如何都不会撞到我的额角的,可是,那会是什么东西呢,我的座位在影院正当中的这个区间,所以不可能是撞到墙壁和门的。我满心疑惑,一边咧着嘴抚摸着自己被撞出一个大包的额角,一边用另外的一只手向前面漆黑处摸去。然而,在我这一摸之下,情况却发生了陡变。

    当我一手探向刚刚碰头的方位时,出乎我的意料,竟然一把摸了一个空,我不死心,又上下左右划拉了几把,但还是空空如也。就在我疑惑的正要把手缩了回来的时候,异变陡生。我突然感觉到,有一条冰凉滑腻的东西正慢慢的爬上了我的手背,继而霍地一下紧紧的缠住了我的手腕。我骤然逢此异变,真是魂都给吓出来了,当下“啊”的一声惊叫,同时手向触电似的赶紧往回缩,但是,哪里还来的及,只觉得那冰冷的东西越缠越紧,渐渐的我的整条手臂都被缠住,拉了过去。直到我的脑袋再次碰到一片冰凉,我惊慌的抬起头,猛地看见,和我不过盈寸的地方正有一张惨白的脸,正带着一丝狞笑对我看着。看见这张脸的时候,我的大脑一时变得一片空白,因为着根本就不是一张人的脸。它有一双非常大的三角形的眼睛,,在这双眼睛都眼白上面,星星点点的散落着六、七个黑色的瞳孔,在原先应该是鼻子的地方,现在却是长着一个棱形的隆起,和蝉的口器上端那部分极其像似,都有一道一道的细密的栅格从上往下有序的排列着,只有在嘴的地方还是嘴,但是所不同的是,这是一张没有嘴唇的嘴。厚厚的、发达的牙床上挤满了尖刺一般的利齿。此时,从这张嘴里正缓缓的伸出一条浅色的管状物事,一曲一扭的对着我的嘴巴位置游了过来。。。

    眼看着那管状物就要伸进我的嘴巴了,我吓的拼命挣扎,但是,先前缠住我的那条冰凉的东西,在这一刻,早已经把我的上半身都给死死的束缚住了,我哪里还动的了分毫。见挣扎无望,我只好一闭双眼等死了,一边还不甘的大喊道:“絮影!我们来世再见了。。。”那东西趁我张嘴说话的机会,猛地一下就冲进了我的嘴里,我的嘴瞬间被塞的严严实实,不由的一阵窒息,一口气接不上来,晕乎乎的两眼一黑,接下来就人事不知了。那一刻,恍惚中,我似乎隐约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叫:“快放下,不许你魔化他。。。”

    也许是片刻,也许。。。是一万年,我看到我仰天躺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在我的周围,密密麻麻的蠕动着无数的毒蛇和蜈蚣,我害怕的要命,拼命想跑,但是我的身体却异常的沉重,无论怎样努力都爬不起来,正惶急不堪的时候,突然,黑暗中射来了一束光线,光线迅速扩散开来,我听见,在光线的那一头,有一个焦急的声音正不停的在呼唤着我。。。终于,我慢慢张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张俏丽的小脸,脸上满是关切。看见我醒来,那张脸瞬间绽开了一朵赏心悦目的喜悦,她对着我说:“你终于醒了,刚刚你一直在大叫大嚷的,我都给你吓死了,还怎么推你也推不醒。。。怎么了你?是不是给电影吓晕了?梦里都还在跑?哈哈哈!!!”说完她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电影还在继续,梦中杀人狂弗雷德太恐怖了,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了,因为我刚刚经历的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我额角上的那个撞出来的大疙瘩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

    当散场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发现,原先和我们同样看这场电影的那些人都不见了,没有散场的人流和拥挤,只有我和影两个人,施施然、手牵手的步出了电影院。

    外面天色已经快要是黄昏了,秋天的白昼一天比一天短,晚餐我们是在一个市区里的唯一的一家西餐馆吃的,两个人吃了些牛排和蔬菜沙拉,一起喝了瓶红酒,然后微醺着,沿着条不大宽阔的林荫道,踩着一地细碎的月光慢慢往回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