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八章 愿为她死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木然的听完了影的叙说,我感觉到似乎是在听一个怪诞故事、一个离奇的传说,我无法把它和我身边的这个哭泣着的女孩联系在一起,在我的世界里,虽然也曾有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但是阳光和希望每天总是会如约而至,我没有回不了头的绝望,更没有被迫异化的无奈。校园和社会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没有妖魔鬼怪,也没有魑魅魍魉,所有的这些,都只是存在在虚构的小说里,流传在乡野村谈里。然而,在今夜,在我的身边,一个我挚爱的女孩在信誓旦旦、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发生在她身上的魔事,一个简单又意外的成魔过程,甚至耸人听闻的是,在我的那个小县城里已经有很多很多的魔了。

    慢慢的,我从一开始的混乱和呆滞中清醒过来,我开始冷静地回溯和梳理起影的奇诡经历,我发现一切的开端都应该缘起于那个老妪,那个恶魔化身的老妪。然而,自那个恐怖的夜晚之后,在影的叙述了,却再也没有了它的踪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如果。。。。。我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影,想去问她,但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是不忍,我无法说服自己,无法在她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再去揭开她的创疤。

    但是,影还是看见了我的疑惑,在下一刻,她抬起哭的有些红肿的泪眼,轻轻的问我:“你是不是想问那个老妪的事?”

    我一边惊讶于影如此精准的感知力,一边缓缓的点点头,她自己都问出来了,我如果还要刻意的回避,那就是对她的不尊重了。

    见我点头,影再次开口说到:“那个老妪其实并不是什么老妪,随着我后来魔念逐渐壮大增强,以及和其它魔人的交流,我也终于了解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她是一个魔君级别的恶魔,具体出处我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称她灵婆婆,她魔力十分强大,而且有千万化身,做事全凭自己一时好恶,有时变着老妪,有时又变着小孩,游戏风尘,专司恶魔收集情报和联络传讯的事情。我恨透了她,总有一天,等我的力量强大了,我一定要吞了这个老鬼!”影在末了恨恨的说。

    我默默的听她说完,没有说话,我在想一个事情,既然魔能把人变成魔,这种变化难道一定是不可逆的吗?有没有可能,用一种办法能把魔再变回成人呢?我这么想着,不觉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影在一边还在轻轻的抽泣,头顶上老旧日光灯的镇流器不时发出一阵阵“嗡嗡”的声音。一阵风从窗口吹了进来,仿佛把外面夜的浓黑也带了进来,房间里本来就不是很亮的灯光,似乎被冲的更淡了。

    屋子里沉入了一种莫名的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又是一阵风从窗外卷了进来,屋子里的光线再次暗了一暗。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突然就看见我对面的那堵墙壁上竟慢慢的印出一个水渍般的人影,,那人影起先很淡,但是转眼间,他就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清楚,清楚的我甚至都可以看的到它那夸张扭曲的五官。

    看着这个黑影,我心里蓦然生出了一种极端恐怖的感觉,这种感觉比我白天在电影院里一个人孤立在那无尽的黑暗里的害怕来的更加强烈。我惊慌的转头看向身边的影,我想提醒她危险的来临,但是,令我奇怪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影居然已经睡着了,而且,无论我怎样喊她、推她她都醒不过来。这下子,我彻底的抓狂了。

    墙上的人影渐渐的越来越凝实起来,然后,没有任何前奏,也没有一点声音,那个影子就脱离了墙壁,一步一步的径自向我走了过来。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如此诡异的事情,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第三次,算上下午电影院的那一幕和刚刚影的回忆。但是,虽然前面的铺垫已经做的够多,当我再一次单独直面这样一个突兀出现的魔影的时候,我依然是心跳加速,大脑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你很爱她?”一个奇怪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响起。然后我就看到那个正在慢慢变得立体的影子抬起手,指了指我身边正沉沉睡去的影。

    “是的。。。”虽然害怕的要命,但是,我还是想都没想的回答了出来。

    “你愿意为她去死?”声音再一次响起,我感到它的语气里有一丝嘲弄和不屑的意味。

    “是的。。。”我没有犹豫,为了影我从来就没有吝惜过什么,包括在需要的时候献出我的生命。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刚刚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的恐惧竟然在开始慢慢消散。

    此时,这个黑影已经完全的立体成了人形,我看到在我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说她是女人其实又不尽然。一张焦黄肿胀的大脸上疙疙瘩瘩长满了粗黑的刚毛,没有眼皮,凸出的鸡蛋大小的眼球上如蛛网般布满青紫色血丝。在眼球的中心部位,游动着几粒碧绿的瞳孔,瞳孔熠熠发光,闪动着一股迫人的寒气。它的嘴和鼻子没有明显的轮廓和界限,仿佛被火烧过的一边黏连虬结在一起,让人不由打心底里生出一种纠结和恶心的感觉,大致能证明它个是女性的地方,一个是它一头披肩的漆黑长发,还有就是它的身材,一对硕大高耸的胸部,即使不动的时候,都如水波样微微弹动,只是在它的身上满满的覆盖了一层浓密的人猿一样的黑色长毛,长毛上黑气萦绕,给人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和威压。

    见我回答的如此的干脆决绝,毫不犹豫,那怪物脸上虬结的肌肉一瞬间剧烈的扭曲在了一起,一头漆黑的长发也无风自动,接下来,我脑子里响起了一声狼嚎般的笑声,如金石相击,震得我脑壳都像要裂开了,我紧咬着牙,苦苦支持不让自己晕倒过去。看我满头大汗,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的样子,那声音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的愿望,送你一程吧!”声音未落,就见那怪物对着我缓缓的抬起了手。那只手上黑毛怒张,黑气蒸腾,然后就见以它的那只手臂为中心猛地旋转起一股强劲的旋风,旋风中,大量的黑气如开了锅一般迅速的向他的手臂汇聚。

    见此情景,我心中极度恐慌,知道在它这一击之下我必无幸免,不但如此,甚至还有可能伤及到沉眠中的影。在这命悬一线的生死时刻,我心里飞快的作出了一个决定。宁可我死,也不能让影受到它的伤害。

    我猛地站起身来,跨出一步挡在了熟睡的到影的前面,随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直面着那个怪物,镇定的开口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可以在一念之间就可以杀了我,但是,强大的你,在我死之前我只有一个请求,请您出手轻一点,在杀我的时候不要伤及到了她。”说完这些话,我不再看它,闭上眼睛,放松身体,静静的等着它的屠戮。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在我的内心深处竟然生出了一种快感,一种死得其所的满足,一种为爱献身的荣耀。。。

    良久,预料中的死亡并没有降临。但在我的耳边竟然再一次的响起了一阵笑声,这次的笑声不再是狼嚎般的刺耳,相反的是一种亲切悦耳,让人听了如沐春风的笑声,随着笑声还有几下不紧不慢的掌声。我听了如坠云雾,忙睁开眼睛看时,却猛觉眼前一亮,灯光煌煌,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怪物,在我面前竟分明玉立着一位仪态万方,高贵儒雅的白衣高冠古装贵妇人。

    见我满脸疑惑的看向她,她微微一笑,曼声说到:“你果然不错,是个真正的情种,只可惜在现在这个世界上你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说罢微微叹息了一声,接着又道:“不瞒你说,我就是刚刚柳絮影和你说起过的恶魔老妪,呵呵!你们刚刚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以我的本性,就冲着你们刚刚那些不敬的语言,我就要让你魂飞魄散,但是,你的举动确出乎了我的意料,你愿意她死,为了爱一个人而奉献自己的生命,就因为你对她的的这份执着,我决定要成全你们,因为,在我做人的那一世中,也曾经有过一个像你一样的他,只可惜,我没有絮影这样的运气,他为了我过早的夭折了。。。”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目光有些迷离越过我的头顶,看向我身后的一方墙壁,似乎在那里看到了曾经让她心痛的往事。半晌她才收回目光,看着我继续说道:“但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絮影现在已经魔化,这是事实,要想再次逆变成人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说到这里,她再一次的停了下来,看了看影,再又看了看我。

    我见她似乎有些犹疑,心下着急,不由开口问道:“除非什么?请前辈明示,只要需要我做的,不管多难,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闯上一闯!”

    那女子又看了看我,摇头道:“比刀山火海还

    要难,要想让絮影回转成人,只有一个办法,只有从她的灵魂里剥离魔念,然后把这个魔念重新植入到另外一个灵魂里面,这个灵魂必须是自愿接受的,而且还要和她的灵魂完全契合,嗯,就有点像你们人类的器官移植,但比器官移植还要复杂的多。不能有半点疏忽,稍有不慎,不但絮影会变成痴呆或者活死人,接受她魔念的那个人更会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更无奈的是,即使成功了,逆转回人的絮影她的为魔的那一段的记忆也会随着魔念的消除而消除,那个阶段她所爱的人也会被她视为陌路。。。”女子说到这里看着我微微一笑,然后继续道:“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只有你成魔,絮影才会重生,而且即使不谈这个过程中的风险,重生后的絮影也不会再是现在你的她,你对于她,有可能只是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或者,只是一个陌生人。。。”说完这些,她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