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在地愿为连理枝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地愿为连理枝

    女子的这些话如同一片泥沼,把我深深的陷了进去,使我一下子变得茫然不知所措。为了挽救影,我连死都不怕,更遑论只是成魔。但是我的成魔却又意味着马上会失去她,然而,这还并不是重点,即使形同陌路,只要我的这颗心不灭,我就有信心和她再续前缘,同时成魔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坏事,当今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披着人皮的东西,他们所做的一切其实连魔都不如,不也都堂而皇之的横行在光天化日之下吗?最让我举棋不定的是这个转化的成功率,我害怕万一出来一个纰漏,把影变成了精神病或者是活死人,那我剩下来的这下半生将会一直活在悲痛和自责中了。

    白衣女子见我一筹莫展的样子,嘴角不经意的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然后她淡淡的说道:“想清楚了没有?”

    我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影,她依然在沉沉的昏睡着,睡梦中的她眉头紧锁,苍白的脸上泪痕未干,瘦削单薄的身体似乎是因为夜的阴寒而蜷曲成了一团。我脱下外衣,小心的帮她盖在身上,心里禁不住涌起了一股想哭的感觉。

    我转过身,再次面对那个女子,她依然含笑,只是在那笑吟吟的红唇后面,我看到了一种猫戏老鼠的冷漠和上位者生杀予夺的傲然。

    我费力的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然后向她开口道:“前辈,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疑惑。。。前辈能不能给我解惑?”

    “你说吧!”那女子笑着答到。

    “您是用怎样的一个方法让絮影成魔的呢?”我问。

    那女子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个是我们魔族的一种密法,不过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们魔族度凡人为魔大致有几种方式,一种是用我们从天地间的怨气里转化出来的魔魂来强行注入凡人识海,完全替代原本的灵魂,而原先的魂魄则被我们吞噬或作为重塑魔魂的载体,另一只是通过植入魔种,来觉醒和激活凡人本身具有的魔念,最后一种是孕育魔胎,利用我们的雄性魔体和人类女子**,使其怀上魔胎,一朝分娩产下的便是魔子。”说到这里,她对着絮影的方向抬了抬圆润的下巴,继续说道:“你的絮影我们用的是第二种方法,这种方法里我们又分成了三六九等,一等的,也就是我用在她身上的,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手段,这种方法下虽然同样成魔,但是在灵魂上却是一种人魔并存的状态,不但可以保留完整的人的一面,也可以在魔道上有不俗的建树。而其余几等不是有伤灵智、人性异化就是人性全无彻底魔化,这里面最后的一种我们俗称魔奴,其蠢无比,全凭本能行事。现活跃于三教九流、部门机关的大部分魔物都是此等货色。”

    听她这样一说,我心中才大致有了些明白,自下里思忖:想不到这成魔之道居然有这么多的花样。

    “那。。。”接下来我又开口问道:“絮影怎么好好的就沉睡成这样?是不是被你动了手脚?”一口气问完这句话之后,我突然间有点后怕,生怕这样如同责问般的语气会激怒面前的这个魔物,而它一怒之下。。。

    然而,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那女子对我的责问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我想问为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不知不觉中,墙上的挂钟已经敲响了十二下,对面的女子的脸上渐渐显现出一些不奈的情绪。而我,也终于问出了最后的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你说,如果您来转化,成功的机率到底有多大?”

    “五五。。。”

    “那么,请你用同样的方法把我变的和她一样吧!”

    “我不想用她的安全来冒险。”

    。。。

    夜是如此的漫长,漫长的似乎黎明永不会再来临。

    这是一个血色的世界,天空中到处飘浮着弯曲的黑色尸体,一望无际的大地上燃烧着熊熊的滔天火焰。我漫步其间,正在跋涉向远方的远方,前面是世界都尽头?抑或,是地狱的入口?但是,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在我的身边还有一个她。。。一阵夜风吹来,带起了点点火星,也撩起了她如这夜一般漆黑的长发。我们彼此相望,十指紧扣。虽然长路漫漫,但自此以后再不会孤单。

    。。。

    醒了的时候早已日上三竿,影黑白分明的眼睛如一泓秋水,正默默的凝视着我,我却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脸坏笑的对她说道:“现在咱俩终于一样了,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做了?”影听了我的话怔了半晌,然后一张粉脸突然涨的通红,举起小拳头对着我一通乱擂,一边擂,还一边瞋道:“叫你贫!叫你贫。”我大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撅着嘴在她的脸颊、脖颈上乱亲,一直闹到她软在床上不停的告饶为止。

    。。。

    成魔的感觉不好也不坏,回到小县城之后我依然像所有人一样每天正常上班,朝九晚五。只在空闲时间找一些女下属或者有求于我的男下属的老婆、妹子种几个魔种、吞些许魔念,至于养一个魔胎,我的魔力还不够。而影,我也带了回来,并给她安排了一份很不起眼的工作,不过,这只是暂时过渡一下,我心里早已给她盘算好了一个位置,只等时机成熟就让她上位。到了那一天,别说市里的那些个不入流的东西,就算是省里的那些人也都一一成为我们的下线,用下线这个词你不要介意啊,因为我发现种魔种和你们人类的传销极其像似,都是利用人的欲念,也都是几何级数的增长。传销中的所谓大区肿代也就差不多是我和影在小县城里的这种级别。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们在小县城里顺风顺水、开开心心的过着我们的二人世界的时候,不知那个不开眼的东西偏偏跑到我治下的这个穷乡僻壤里作乱,破坏了我夫妻和谐的二人生活不说,还把我的治下搞的乌烟瘴气,严重影响了我们在此地的可持续性发展环境。为此,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是十分的气愤,也是一心想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魔物绳之以法,但是,后来有人和我打了招呼,也就是那个灵婆婆,让我配合那些家伙的行动,并说这是什么复兴魔族大业的很重要的一环。所以,你不要怪我,你我素不相识,更无宿怨,杀你不是我的本心,我从成魔到现在就没有杀过一个人,你要怪,就去怪那个灵婆婆好了。

    。。。

    阴暗的树林里,万籁俱寂,地上躺着的成道明好像早已气绝多时,手电光的暗影里,胡县长收起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似乎是为了表示歉意,他弯下腰,对着面前成道明血污的尸体,深深的鞠了几个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