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一章 目击者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久之后,这个女子也在又一次进山之后之后便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系,镇上的人都纷纷传说她已经死了,还有些人认为她是去寻找她的那些失踪的老公去了。。。

    小小的山村本来就一直封闭,现在有这样一个香辣的故事出炉,很快就变成了整个村子里家喻户晓的新闻。从那之后,村子里每一个人看向郭家儿媳妇的眼神都变戒备和狐疑,饱含着满满的嘲弄和恶意。

    时间一长,郭老汉家儿媳妇似乎也发觉了村民们态度的转变,她变得更加孤僻和深居简出了。终于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夏夜,有人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纤细的全身黑衣的女子身影疾步走在通往大山深处的小路上。。。

    郭老汉家儿媳妇失踪了,她和她的公公、老公一样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就在她失踪的第一个星期里的一个黎明,人们发现,住在郭老汉家隔壁的郭达一家六口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随着他们一起不见的是他们的那间老的不能再老的破屋,在老屋原先的地方只有一个长方形的大坑,建在上面的破屋像是被人连根拔走了一般。。。

    看的这种情形,全村人都惊疑不定,一时间议论纷纷,但万般猜测,就是没有人把它和老郭家儿媳妇联系到一块来。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流逝,过了数周,村子里又发生了一起同样的事件,这次是住在村口的老余头,他是个光棍,一辈子都老老实实、与世无争,唯一的嗜好是每天干完活计后,总喜欢一个人就着几颗花生米,喝几口自酿的地瓜酒,那天的上半夜,村子里的另外几个光棍还在老于头家一起,一边喝着烈酒,一边闲话着这几天村里发生的事儿。这餐酒一直喝到八九点钟的光景,大家才都醉醺醺的各自回家,然而,在第二天的一大早,就有人发现,老于头也和郭达家一样,连人带房子一起不见了。

    如果说,第一次郭达一家失踪时,人们还不以为意,把它当着一件奇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的话,那么这一次,人们终于开始有所触动,开始惊慌起来。但是,惊慌归惊慌,这些人除了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像一群麻雀般的说个不停,根本就想不出任何一个可以应对的办法,甚至连到底是个什么事情都搞不清。

    再往下去,这种离奇失踪的事件愈演愈烈,几乎没半个月都会来上一次,消失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时间搞的镇上人心惶惶,原先两百多户的大村子只在短短数年之后竟然凋零到现在的几十户人家,这其间一部分是自然失踪的,余下的另外一半则是举家搬迁的。

    老者说到这里,想是说的累了,掏出一块格子手帕擦了擦头上的虚汗,双目再次慌乱的四下里扫视了一番,这才开口继续说到,一直到几个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至今幸存下来的这些人才发现了一个恐怖的真相。

    由于失踪事件太过离奇诡异,而且次数频繁,所以,迫不得已,村子里也在每家每户抽调了壮劳力,组织了一个巡夜队,分几班,带上猎枪猎狗,每天轮流在村里巡夜。

    起初这巡夜队每天晚上巡村,似乎确有效果,那怪事竟然消停了一阵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人看那怪事没有了,渐渐的就开始懈怠起来,本来每天都巡夜队,变到后来隔天一次,再到后来是数天一次。这样忙过多久,那怪事就再一次的发生了,但所幸的是,这一次,我们有了一个目击者。

    郭一撇是村里有名的一个二流子,郭一撇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早就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叫他一撇,是因为他生来就是长短脚,随时随地他的那条长出来的腿总是像汉字里的一撇那样,斜斜的拖着,给人一付吊儿郎当,但又忍俊不住的范儿。自从村里出了怪事之后,郭一撇也成了巡夜队的一员,但是再次出事的那个晚上本不是他当值。

    郭一撇的家住在村子后面的一片稀稀疏疏的竹林子旁边,是一间破败的连门都没有的烂砖房,由于平时这家伙一贯好逸恶劳,懒惰成性,过着东家偷把米,西家顺个瓜的日子。所以在村子里非常的不招人待见。不过别人怎么看他,他也无所谓,照样我行我素的活着。

    这天晚上,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摸了摸在破屋子里躺了一天早已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慢慢的爬起来,披上一件早已看不出颜色的破布单衣,左手挎了一个小篮子,右手提了一把小锄头,出了门洞,轻车熟路的朝着村口的方向走去。

    自从村里连续有人全家失踪之后,有很多的自留地上种植的蔬菜、谷物从此变成了无主之物,这些东西也都顺理成章的全部都变成郭一撇的菜篮子。

    这家伙拖着条长腿,左一弯,右一绕,很快就走到了一片密密匝匝的玉米地里。就在他准备钻进那一排排参差不齐,挂满了一撮撮柔软胡子的玉米林子里面去的时候,他突然看见在理他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站着一个长发飞舞的白色人影。

    那人影站在那里,面孔的朝向是山坡下面的一户人家,此时已是子时光景,整个村子都早已陷入了睡梦当中。除了偶尔的一点细碎的虫鸣,四下里一片寂静。

    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四周黑魆魆的大山围成的一方井口一般的天空之上,把村子披上了一层迷迷蒙蒙的银光。那白影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夜风卷的她的长发如狂草一般乱舞。

    郭一撇躲在玉米地的阴影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想起了这段日子以来所发生的一连串诡异的事件。他虽然平时懒惰,惫赖,不务正业,但是这家伙并不傻,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东西八成是和那一系列的失踪案有关系。

    风还在吹,月亮明显的离西边的山顶比刚才近了许多,郭一撇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手上都已经起了一层冰凉的露水,他的肚子更是一直没有消停的叽叽咕咕有节奏的哼着。“早知道,今天白天出来弄点吃的就好了。”他愤愤的想,心里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后悔。

    就在这时,他看到那个白色的影子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