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八章 雨夜诡事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雨夜诡事

    山间木叶沙沙,虫鸣啾啾。突地一阵恶风过处,一大团黑云遮住了月亮,随即噼噼啪啪的下起了雨来。天地间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几个盘坐在峡谷前面的山路上,一个个淋的跟落汤鸡一样,又困又冻,心里有苦难言,想找个避雨的地方,但山路周遭除了荒草杂木,连棵像样的树都没有,唯一可以避雨的地方应该就是那前方近在咫尺的黑色峡谷,但是,黑暗之中那里深藏的杀机和阴煞之气却让我们望而却步。

    黑暗之中,我突然听见在我右侧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声音夹杂在大雨之中时断时续,十分诡谲,仿佛是一条蛰伏的爬虫正在悄悄的潜行。我平时最恶心爬虫,此时只感觉到浑身发僵,头发都竖了起来。但是,这声音是那样的奇怪和不寻常,我必须要搞清楚他到底来自何方,是否会对我们产生威胁。

    我侧着耳朵凝神细听,雨声太大了,那声音又极其细小,有好一阵子那声音就像消失了一般,根本就捕捉不到,当再一次听到的时候,却是已经在靠近峡谷的那个位置了。。。

    我强迫自己定下心神,让全身放松下来,集中自己所有的精神力感知着,一段时间之后,那声音终于愈行愈远,最终泯灭在滂沱的大雨声中。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它最后响起的地方,应该是已经深入到了那峡谷的里面了。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漆黑的雨夜里进入峡谷?

    到现在我已经基本排除了是蛇虫或者小动物的可能性了,因为我知道在这样极端天气下,这些东西根本都不会出来的。但不是这些东西那会是谁呢?

    我心里一时满是疑问,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时间和同样危险的地方,稍微一丁点的疏忽,有可能就是要用生命做代价的。想到这里,我不敢怠慢,赶紧小声的去喊清一,因为在我们这一批人中间他的年纪最大,经验也最老到。但是无论我怎么喊,清一却没有一点回音。“不会吧!清一难道是睡着了?他的神经一向没这么大条啊!”我诧异的想,但我们离得这么近,就算是睡着了他也应该会听的见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修行的人呢?“难道他出事了?”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不详的念头。这个想法让我一下子害怕了起来。更让我奇怪的还有:我这样的呼喊清一,我身边的另外几个人居然都保持了沉默,没有说话,这是一件非常反常的事情。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决定先看一看他们的情况再说。我从口袋里掏出防风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借着微弱的火光,我讶然的发现,在这荒凉的雨中山坡上,除了我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这一个发现让我本来就已经忐忑的心瞬间狂乱起来。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次向四周看去,四下里除了滂沱的大雨,就只有那仿佛巨兽张开的大嘴般的黑洞洞的峡谷,森然矗立在我的面前。这下子我彻底的慌乱了。一个人在这样一个夜深的山上遇到了这样一件诡异的事情,饶是我,一个资深的猎魔人,顷刻之间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更不知道在下一刻有什么更加凶险的事情在等着我。

    不经意间,手上的打火机已经开始发烫,但我却不敢把它熄灭,生怕一旦离开了这一点小小的光明,下一刻就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降临到我的身上。

    再次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我低下了头闷闷的想,是现在马上逃回村子里?还是继续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待天明?继续留下来吧?伙伴们都已经不翼而飞了,而这样的天气、这样的一个山谷人多的时候尚且不敢轻举妄动,我孤身一人更不要说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而是根本就无从下手;而现在逃回村子,一方面可以避免重蹈他们覆辙,保存唯一的革命火种。另一方面,还可以积蓄力量,明天一早下山联络更多的人手过来,一起去寻找清一他们,这样成功的概率会更高。

    权衡利弊之后,最终我还是决定不做无畏的牺牲,先回村子,等到天明以后我先来这里搜寻他们,同时让村子里的人带信下山,帮我召集更多的人手过来,一起来揭一揭这个峡谷的底。

    说走就走。办事雷厉风行是我一贯的风格。我一拧身从泥水地里爬了起来,一面用手揉着麻木的大腿,一面转回头,准备向来路的方向走回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在山谷的方向隐约的浮动着一个白色的人影,我惊的手一抖,手上的打火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火苗闪了一闪便立马熄灭了,我的眼前刹那间又重新陷入到了一片无边的黑暗当中。

    黑暗中,再次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声音明显不似先前那样的躲躲藏藏,时有时无,而是一连声的响着,听他传出的位置正是刚刚我看到的那个白影飘浮的方向。而且,让我惊悚的是,这次它不是远去,而是朝着我的这个方向过来了。情急之下,我没奈何只得急念咒语,用最快的速度祭起了一个防护罩。

    我们家传的防护罩几乎可以抵御任何物理类的攻击,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能不能防原子弹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对于意念攻击也就是精神攻击那是毫无用处的。在这一刻,我听到那一连串由远而近绵密的窸窸窣窣声,想当然的人定了,这一定是物理类的攻击,所以祭起了防护罩之后,我的心就稍微宽了宽,但是,下一刻我就知道我错了,而且因为这个判断失误,差一点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