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 有吃的吗?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见他诺大年纪还对我跪拜,我哪里敢受,忙不迭的蹲了下来用力想扶他起来,但是,这些蛮荒之人天生身材高大,骨骼粗重。阿公虽然年老体衰但随便上秤秤恐怕也还有个三百来斤,他若跪在地上不愿起来,不要说我,就算是巨石强森过来也不一定能撼的动他。

    这时候,栅栏上下上千号战士轰的一声一下子全都跪了下来,一眼望去就见四周白茫茫毛茸茸一片,一团团,一簇簇就像是一大群倒卧的长毛兔。看到这样的阵势,我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一边死命的拉着阿公,一边向众人大喊:“乡亲们,你们太客气了,我只是顺便帮了你们一个忙,这没有什么,大家快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真的没有力气再在这里磨叽下去了,如果真的谢我,就给我弄点吃的过来,我就非常满足了。。。”说到这里,我看了看四周鸦雀无声的一片,斟酌了片刻又加上了一句:“还有。。。不要忘了还顺便给我拿件衣服,这里实在是太冷了。”

    。。。。。。

    我的话刚刚说完,跪在我面前的阿公慢慢的抬起了头,然后就见他对我惭愧的一笑说道:“恩人。。。是老朽失误了,只顾的激动却没有在意到恩人的饥寒,实在是对不起,我这就吩咐他们弄来。”说着,他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的两个族人喊道:“花麻雀、花喜鹊,你们两个快去库房给恩人拿一套最好的雪龙皮外套过来,另外让花小无马上给准备一桌上等宴席,送到议事厅来,我要代表全部落好好敬恩公几杯。”那被叫着麻雀,喜鹊的两个族人听了吩咐一溜烟飞也似的去了。阿公则一把拉住我的手,笑着对寨子里的一座最高大的建筑物指了一指,然后道:“恩公,此地寒冷,不如老朽带你到寨子里的议事厅小坐片刻,衣物吃食很快就到。。。”

    说罢,微微低头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

    我哈哈一笑道:“再好不过。。。”然后伸手让道:“阿公先请。。。”

    阿公点头称是,遂转身拄着那一根黑色的奇形拐杖,缓步向前走去。我亦步亦趋,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我们走下高台,走出人丛,那群跪在地上的战士们才纷纷站了起来,他们再一次的拥抱着欢呼雀跃,庆祝今天死里逃生的幸运。

    议事厅并不远,绕过几件草屋,爬上几座不高的山坡就到了。

    这是一栋比普通草屋要巨大很多的房子,外形和电影上看到的那些外国的乡村教堂有些相似,但是要宏伟气派的多。高大的墙体不像是我们沿途看到草屋的那种干打垒的土坯墙,而是用一种莹白如玉的巨石垒砌而成的,外观非常温润平整。斜披下来的屋顶,仿佛是用一整块茶色的玛瑙切片铺就而成的,非常的惊艳耀眼,看的我暗暗称奇。

    看见我们走了过来,那议事厅的门口早有族人抢过来开门,阿公停也不停的直接领着我走了进去。

    一进这大厅,我登时眼前一亮,竟然情不自禁的惊呼了一声:“天啦!!!”

    我看见在我面前四周白玉的墙壁上竟然镂刻着一长幅雕工细腻的浮雕壁画,而玛瑙色的穹顶上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外面灰蒙蒙的天色折射出了流光溢彩的炫丽华光出来,华光散射在那一圈精致的浮雕墙上,构建出了一幅非常立体,魔幻一般美丽的画面。

    大厅的地板是打磨的非常平整的金黄色金属铺就的,我的直觉判断应该是黄金,但我内心却隐隐不敢相信,因为用这么大块的黄金做地板,对我来讲就是传说中都是不可能的事。我眨了眨眼睛,避开眼前这逼人的黄光,心里悻悻的想,也许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吧。

    在大厅正中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桌子,不!应该是一台桌子,因为仅仅用一张是远远不够形容它的阔大的。这是一台长方形的桌子,材质和墙壁的材质一样,都是通体温润糯白的白玉般的物质。它两头的宽度倒还正常,也就两米左右,但是他的长度。。。恕我对长度的计量一向没有什么概念,我估计不出它的长度,但是我敢肯定,以它的长度,每边坐上五十个像我这样的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桌子的四周稀稀拉拉的放着几张高背的椅子,椅子上都铺着厚厚的毛皮垫子,看起来非常的松软,暖和。

    阿公将我领到长桌靠里的那一头,恭敬的请我落座,我知道这是主位,忙推辞不就,但最后还是熬不过阿公的盛情,不得已正待落座,然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块白色的墙壁突然动了,我怀疑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忙再次凝神细看,这次我终于看清了,这哪里是白色的墙壁,分明就是一个穿着白色皮毛的人,面朝墙壁站在那里。一看她的身高体态我就猜出了她是谁。一定就是那个被禁在这里等待接受惩罚的花骨朵了。

    那花骨朵大概现在也冷静下来了,知道自己先前的行为差点就铸成了大错。所以我知道她早就听到了我们进来的声音但却一直憋着不出声,不现形,是因为不好意思面对我们。

    看着她站在墙角几乎和墙角融为一体的局促背影,我心中暗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怎样再和这个小丫头开个玩笑。

    过了一会儿,我对阿公花千树使了个眼色,然后指了指花骨朵的背影做了个“嘘”的手势,花千树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花骨朵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我,脸上浮现出一种迷惘的表情。我对他笑了笑,然后故意大声说道:“花骨朵这个小妮子真不像话,今天全族都差点断送在她的手上,这等罪过绝不能轻易放过她。”我一边说着,一边对花千树又是眨眼又是努嘴,折腾了半天,花千树好像总算明白了一点,他朝我笑了一笑,然后也故意朝着花千骨的方向大声说道:“是的!这小妮子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唉!”我假装叹息了一声道:“但是阿公,怎样惩罚才能让她长记性呢?我们又不能杀了她。打嘛。。。打坏了还要找人照顾她。。。也不可取。”我顿了一顿,看着墙角处的那团背影暗笑,然后似是思考了一下接着说:“阿公,我想起了一个好办法。。。”

    “哦?什么办法?”花千树这是已经完全的明白了我的意图,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