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二章 阴谋

作者:方润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紧接着下一刻我就听见漆黑的皮裘外面传来了几个人哄堂大笑的声音和一个女孩子惊呼尖叫声,但只是片刻之后,所有纷乱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说道:“大恩人,这皮裘暖和吗?”

    我突然明白了,我是中了设计了。但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群刚刚还被我拼死解救的蛮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试着动了动被皮裘裹着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现在连一点力气都发不出来了。我又连连催动真气,但只觉得以往充盈无比的丹田此时却是一片空空荡荡,修炼多年的真气居然不翼而飞了。

    我心里不由暗暗心惊,知道大事不好了,这皮裘当中定然又什么猫腻。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外来人。。。”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缓缓说到。我听出了这是阿公花千树的声音。

    虽然我此刻莫名其妙的从座上宾变成了阶下囚,但是在我和阿公短暂的交往之中,我的直觉告诉我阿公是个诚实的人。这样的人是坚决不会为了利益或其它而而做出这样的背信弃义的事情的。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努力的想着我和他们从开始到现在相处的所有细节,但想了半天也始终找不到问题的所在。

    “爷爷!他是我们部落的恩人,你们。。。你们为什么要陷害他?”我听见了花骨朵愤怒的声音,她帮我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看来,大厅里的这么多人当中,也就只有我和她是被蒙在鼓里的。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他。”皮裘外有人狠狠踹了我一脚。

    我听的出了这是那个叫麻雀的家伙的声音。

    “难道。。。我有什么事情做的让他们产生了误会?。。。没有啊。。。”我听的出来麻雀的口气里充满了气愤的情绪。

    “他是奸细。。。。。是雪鬼部落派来的奸细。。。。。”清脆的声音大声的叱道。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奸细?奸细还会救我们部落?我看你才是奸细!雪鬼部落的奸细!”花骨朵愤愤不平的咆哮道。

    。。。。。。

    “他的确是奸细。。。”安静了片刻之后,阿公那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是我们部落的黑铁之神告诉我的。。。”

    “什么?黑铁之神?”困在一片漆黑里的我心里一阵迷茫。“难道这里还有神?那刚刚被钟无仇用禁忌之术差点灭族的时候那个什么神在哪里?这老家伙纯粹扯蛋,明明就是在糊弄花骨朵是小孩。”我暗暗冷笑。

    “是的,就在刚刚钟无仇退走的时候阿公就收到了神的旨意,所以他才让我取来这只有我们族内高层才知道用处的雪龙皮外套,并通过灵魂烙印的动念之术告诉了我们,目的就是要趁这个恶贼不备,一举拿下他。”这是花小无言言之凿凿的声音。

    “不会的!”花骨朵大叫。“黑铁之神我就没见过!但是傻叔叔今天救了全族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真的有什么神,为什么从来没有见他出来帮助过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愿意帮助我们的,而且有能力帮助我们的反而被你们说成了奸细、坏人,这是什么道理?况且,那个雪鬼部落强我们十倍都不止,灭我们易如反掌,他们有必要和我们玩这个游戏吗?”

    真没想到,一直被我当着孩子的花骨朵,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正义凛然的讲出了这样一个一针见血的事实。我心里不由暗暗喝了一声彩。

    花骨朵这一番话一说完,大厅里骤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被这一连串的事实摆的哑口无言。我即使在黑暗里看不到他们的模样,但是我却可以肯定,现在他们一个个都脸色必定很难看。

    尴尬的平静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花千树打破了沉默,他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对着花骨朵慢慢道:“乖孙女,大人的事小孩子还是少管一些为好,爷爷这样做自然有爷爷的道理,你只管吃好、喝好、玩好就行了。不然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天天吃肥肉煮冬瓜你受得了吗?呵呵。。。”说的这里他声音一变,用一种命令的口气吩咐道:“喜鹊,花骨朵累了,你带她去后山休息去吧!没我召唤就不用下来了。”

    然后,就听到花喜鹊应了一声,接下来就是花骨朵的大叫声、挣扎声和杂沓着渐渐远去的声音。

    。。。。。。。

    “阿公!这个外来人怎么处理?”当一切重归平静之后,外面响起了花麻雀急躁的声音。

    “暂时先关到黑屋吧!我还有很多事想要细细问他。。。。”花千树的声音有些疲倦。“哦!小无啊!一会你先去黑屋,把这小子从雪龙皮外套里放出来,料他应该在十个时辰里还不能够恢复力气,你就把他穿了琵琶骨,顺便再喂他几粒搜魂丹,等药性发了我再来问他话。”说完,我就听到一阵杖击地面的声音往厅外而去。

    接下来,我就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提了起来,然后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我被人提着随着脚步的颠簸,摇晃着移动起来。

    没移动几步,我就听见在我的四周开始有了一阵阵熙熙攘攘的人声,我知道现在应该是到了议事大厅的外面了,然后就听到很多人和花麻雀打招呼的声音。再过了一阵,人声渐渐的稀了,倒是风声变得大了起来,而且,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倾斜,花麻雀移动的速度明显的变慢了。我暗暗忖到,应该是开始上山了。

    就这样移动了不久,踩雪的声音越来越响,估计是快要到山顶了。

    又行了片刻,踩雪声慢慢的轻了下来,我开始听到不断的折断草木的声音以及成群鸟扑打翅膀的轰鸣声。

    此时的我又累、又饥、又渴,加之先前全力的施法和这一段憋闷的囹圄,身体精神都早已不堪重负,只觉得脑袋变得越来越重,呼吸急促,眼看就要一口气喘不过来晕厥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就感觉到那不断移动的脚步声停止了,然后脊背猛地一阵剧痛,我被重重的仍在了地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