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章 一个亲切无害的老博士

作者:是栀年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为什么要开枪?”

    “不是我!是你开的枪!”

    “怎么可能?比尔,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把过错推到我的身上!

    我一直在你旁边,我看到你冲他开枪了!”

    “算了吧,比伯,明明每次都是你在耍赖!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指责我。”

    “比尔,妈妈正在天上看着我们!她不喜欢说谎的孩子。”

    “......我刚刚真的只是想吓唬他,我没想开枪的,我知道我们不能伤害他。

    可能是......枪自己不小心走火了。”

    “好了,比尔,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要哭了!”

    “可是你又在大家面前指责了我——

    比伯,你总是在大家面前指责我,然后大家就都会看不起我,以为我是一个......只会犯错的孩子......”

    方柯不知道自己像一块破布似的被丢在地上多长时间了,他只知道从他迷迷糊糊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听见那对兄弟在那里吵。

    现在他已经醒过来有一会儿了,那两个人还在那里吵。

    不过也多亏了他们两个持续不断地发出那恼人的噪音,他才能如此快速地清醒过来。

    “你们两个笨蛋吵够了没有!”一个苍老暴躁的声音大声咆哮道。

    随着这声音一起响起的,是一堆玻璃瓶掉到地上的碎裂声。

    “你!雷尔,把哈德森兄弟从我的实验室里赶出去!未来一个月,我都不想再在我的实验室里见到这两个蠢货!”

    “博士——”比伯开始抗议。

    “不,博士,这不是我的错......”比尔又在哭诉。

    “立刻!滚出去!”博士彻底暴走。

    说实话,那个被称呼为博士的老人家的声音真的不算好听。

    他的声带就像被人撕裂了以后又重新拼接上的,一说话都感觉在漏风,带着“嘶嘶撕”的杂音。

    特别是他最后怒吼的时候,嗓子里发出“咯叻咯叻”的怪叫,异常瘆人。

    方柯被他的高音刺激的小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幸好他今晚穿的是长袖,要不然——

    “唰—”

    还没等方柯庆幸完,他衣服的袖子就让人给撸了上去。

    紧接着几根又凉又皱的手指就摸上了他的小手臂。

    那手指给他的感觉,就不像是活人该有的温度,而且每个指腹处都有硬硬的焦疤,又扎又划。

    那奇怪的触感恶心得他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

    “醒了?”

    老博士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兴奋感,一直抚摸着方柯的手也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方柯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打算走胆小无辜者的路线。

    他缓慢地睁开眼睛,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也真算的上是苍天眷顾他,让他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应该入土了的脸。

    那张像一团被揉皱了的旧报纸一样的脸上,有一大半都被紫红色和浅绿色的斑块覆盖着,除此之外,还有十几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他脸上留下来的、还在蠕动的凸起疤痕。

    此时那张令人惊恐的脸正堆满笑意地看着方柯,手里拿着一把明闪闪的手术刀,眼睛里散发着几近疯狂的光芒。

    噁......

    强忍住心中的恶心,方柯僵硬地避开老者的脸。

    目光下移,看到他那只一直在抚摸着自己手臂的手。

    原来不止是指腹,老博士那只手的整个手掌上都是吓人的焦疤,就像反复被硫酸浸泡了好几次,看着就让人疼得头皮发麻。

    方柯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老博士一把握住。

    老博士的力气比他想的要大的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头子该有的手劲。

    那枯黄的指甲因为用力过猛,刻意削尖的指甲尖儿就刺进了方柯的指肉中。

    不是很疼,反而有点儿痒。

    方柯眉头皱成一团,脑袋又开始发懵。

    “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老博士眼角的褶子越挤越多,安抚方柯道:“我只是一个亲切无害的老博士。”

    “别怕,别怕——”

    他口中念着催眠似的咒语,左手握紧方柯的手指,把他的手腕用力反掰过来,露出内侧青色的血管。

    右手握着那把闪着金属光泽的手术刀贴上了方柯手腕处的皮肤——

    方柯的眼睛跟着那把手术刀移动再定格,轻轻摇头表示拒绝。

    可不知道怎么了,他麻木的大脑竟然发不出任何指令,他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处于宕机状态,明明僵硬着,却满是绵软的无力感。

    就在那该死的手术刀要割开他手腕处的血管时,一直安静地站在老博士身边一言不发的刀疤男开口了。

    “博士,他是方楠的哥哥。”

    “我知道。”老博士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还是重复着那句:“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是想取一点他的血。”

    刀疤男及时握住老博士的手,阻止他手中的刀割开方柯的血管。

    “我们是不是应该和方楠说一下——”

    “霍华德!”

    老博士收起脸上的笑容,那些在他脸上蠕动的疤痕不规则的小幅度凸起。

    “我只是想取一点儿他的血!他的手上只会多一条浅浅的伤口!这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伤害!

    现在,在我还可以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放开我!”

    刀疤男在老博士的瞪视下明显瑟缩了一下,他的嘴唇不自然地蠕动着:“不,这不会是全部。

    他是方楠的哥哥,我不能......我不能......”

    被刀疤男戳穿阴谋的老博士并没有恼羞成怒,他松开了手里的手术刀,把它交到刀疤男的手里。

    “霍华德,我的好孩子。

    你没有看到他在监控里的样子,是那么灵敏矫健,充满活力。

    你摸摸他的这个皮肤,又滑又紧致,如果能割下来给我,那就太好了。”

    老博士右手抚摸着方柯比普通人更有弹性的皮肤,一脸陶醉地道。

    “当然,我也会割下来一块,换到你的脸上。

    等你摆脱了你脸上这道难看的疤,方楠会更爱你。

    那种真正的爱。”

    “真正的爱?”刀疤男重复着老博士最后一句话。

    “对,真正的爱。”

    老博士握着刀疤男拿刀的手压向方柯手腕处的血管,蛊惑地道:”而他,则会永远的留在这个实验室里,方楠可以随时看到他。

    我们这是在帮他们家人团聚,方楠会感谢你的。”

    “来吧,孩子,不要怕,轻轻地割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